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鬼吹灯2》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卷 南海归墟 第二十四章 没有出口的海(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鬼吹灯2》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卷 南海归墟 第二十四章 没有出口的海(下)更新时间:2015-10-15

  海洞与南龙中的海眼也不尽相同,据说被称为“归墟”的海眼,是大地间的一个大窟窿,天下之水最后都会流入“归墟”深处,它是一个永恒固定的存在,但谁也说不清它是真是假,而“海洞”则是可大可小,时有时无,是升腾凝聚的海气消失后,海水填补其中真空而形成的,也有些是因为海底地震、开裂、蹋陷而产生的,是一种海面上产生巨大水流旋涡的自然现象。

    众人见海面上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涡旋,一时看得眼前发晕,哪里还敢去细数海上究竟产生了几十几百处海洞,此刻全身如被雪水所淋,先自打了个寒颤,随即醒过味来,趁着海洞只是刚刚产生雏形,海水尚未大漏,赶紧掉转船头向后撤离,若晚上半步,一旦被海水卷进海洞之中,别说是海柳船三叉戟号,即便是驾着一艘航空母舰,也会被无情的海洞吸卷进进海底深渊,扯为无数碎片。

    海洞深处洪波之声如同巨钟一波接一波地传出,海水鼓荡嗡嗡作响,单凭人工制造的航海工具,在毁天、灭地的自然之力面前没有半点抵抗的余地,我们知道不能以卵击石,哪还顾得上找什么秦王照骨镜,在明亮的满月下把船只动力开到极限,没命地掉头往西撤离,只盼离那一大片黑压压的海洞越远越好,/能够远得一米,便多了一分逃脱大海吞噬的生机。明月之下看得好真切,只见海面洋流打着转,一圈圈的正在产生旋涡,海底怒鸣震耳欲聋。“海洞”与“上水龙”是海水一起一落的两大灾难,这时虽未成形,但看这“海陷”前的先兆,远远超出了那“龙上水”的海涌之威,万幸我们发现及时,“海漏”尚未真正出现。海柳船虽被水流带动,却仍能掌控航向,在这紧要关头。立刻辟波斩浪,急趋退避。

    我们不知海陷的规模会有多大,为了安全起见,此时只能先撤离“珊瑚螺旋”海域,等待时机再回来寻找沉船,我举起望远镜看了看东面。这时由于月球引力作用产生的混合潮也在同时发生,海平线上那一道道在白天隐约可见的黑线都被海水淹没,黑色的“幽灵岛”也在逐渐消失,海水暴涨,正好可以借着水位的增高逃出“珊瑚螺旋”。

    明叔在驾驶舱掌着舵,座船如同离弦的快箭,在海面上向东疾驶。阮黑带着他的两个蛋民徒弟,在船头挥动着手臂张口大叫,但声音都被海水陷落之声吞没了,我根本听不清他们在喊声些什么,还以为他们都被刚才出现的“海洞”惊呆了,但随即察觉到情况不对,他们好象在拼命告诉我们,船头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极可怕的东西。

    我借着月色往东一看,不觉惊出一身冷汗,水中有个白蒙蒙的巨大的物体。正在快速接近而来,海面上水波被那物带动,出现了一长串随现随灭的浪涌,不等我们作出反应,水花翻滚,已到近前,正在全速前进的座船,便如同迎头撞上了一堵铁壁。

    船头险些被撞得粉碎。在前甲板的多玲想抓住缆绳固定身体,可身体失去平衡,一把抓了个空,立刻被猛烈震颤的船身抛向高空。

    眼看好就要落入氵王洋大海,阮黑奋不顾身地拽着一根缆绳跳下船去,由于多玲是先被甩向半空随后落下,所以阮黑同好有个高低落差,跃出船身就将她接个正着,被多玲下坠的力道所冲,两人并做一团往摔向海里。

    船老大阮黑从越南逃离之前,便已收留了多玲为徒,多年来出海捕鱼采蛋,情同亲生父女,此刻见多玲要遭坠海之危,想也不想就舍命相救,但他从船上跳下之际,虽是捉了条缆绳在手,可那条缆绳并未固定在甲板上,被他师徒二人一扯,那盘绕着的缆绳如同一条有了生命的活蛇,嗖嗖嗖地被从船上抽去。

    这时离那团缆绳最近的人只有我一个,我心中除了“救人要归纳法”这一个念头,更来不及再做它想,在颠簸中抢上一步,将那只剩一小截的缆绳绳尾揪住,匆忙中找不到可以拴绕的位置,只好身体一转,将粗如儿臂的绳索缠到腰间围了两圈。

    蓦地里一股巨力猛地传来,勒得我一阵窒息,胸腹间气血翻滚,脚下无根,眼前发黑,被阮黑和多玲坠船之力也扯得要翻身落船,这时胖子从我背后冲上两步,拽住缆绳用脚蹬着船主,他蛮牛般一身筋骨在这关键时刻凸显出来,才堪堪将那险些落下海的二人挂住。

    我如获大赦,急忙就地一滚,从被勒出血印的腰上把缆绳卸去攥在掌中,我抽眼想海中一望,原来三叉韩号刚刚撞上的正是我们在海沟中遭遇的那条大海蛇,白龙般的“海蛇”生性惧光,常在百米以下的深海出没,只有云阴月暗的夜晚才会浮上海面,按说这明月高悬不应是它活动的时辰,不过刚刚水下阴火鼓荡,又有海底老蚌戏珠,海底地月光比天上还亮,搅得它不得安宁,被逼浮上海面,暴怒如雷,想要倾覆舟船泄愤。

    海柳船三叉韩号若非有铜板护甲,被它一撞早就漏了,不过这一击刚过,海中白练翻滚,紧接着又掉头摆尾横扫船身,海柳船虽是海上最坚固的船只。但大海蛇的龙尾,与海底那株质如玳瑁的老树也差不多粗细,不是猛龙不过江,它从海中扫来的力量足可以将船身击成碎片。

    这时船身起伏甚剧,我和胖子揪着缆绳不敢撒手,阮黑则抱着多玲,两人被绳索悬在半空,随着船身摔动,一条缆绳悠来荡去地好不危险,Shirley杨和古猜都赶来在我身后将我抱住,从舱内到船下,六个人在有如一片风中飘落般的船中连成了一串,只要有一个人咬不住牙,便会立刻有人落进海里。

    船迟偏遭打头风,就在我们进退两难勉励支撑的同时,海中白浪涌起,大海蛇的尾巴从半空向着船身横扫过来,我正扯着缆绳咬牙运力,半分也不敢松懈,眼睁睁看着巨缸般粗细地蛇尾卷至,也没有回天之力可以施展。

    恰恰在这个时候,海蛇卷起的海水起伏涌动,三叉韩号也被抛上抛下,随着海涌下落之势,船身忽地被抛落谷底,一股急劲的腥风扑面,我只觉得胸前被恶猛撞,就见那海蛇从船身上方卷了一空,座船间不容发地避过了致命打击。

    海蛇的蛇身卷起一大片白花花的海水,蛇身在水幕中潜了下去,我们知道它被这圆月所惊,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果然不消片刻,船后的海水又翻滚起来,白色的巨大海兽再次浮水现行,顾不上喘息和庆幸船体没有打破,急忙两臂叫力拽动缆绳,把阮黑师徒救回船上,阮黑和多玲全身湿透,过度受惊,使他们脸上惨白,没有一点血色,我们连推带搬,将这两个大难不死的蛋民移进舱中。

    明叔为了将珠宝人鱼带出大海,竟是出人意料地仍在坚守岗位,咬紧牙关站天斗海,脸上表情咬牙切齿,格外地悍然坚决,颇有一副海上苍狼的风范气概,我暗骂一声这港农老贼真是见钱眼开,为了发财真能把生死置之度外,倒也难能可贵,于是立刻用手比划着,告诉明叔那海蛇又浮上来了,赶紧回避,尽量闪出炮击角度,眼下只能依*“震海炮”将它轰回深海。

    刚刚一翻冲撞,使性能卓绝的三叉韩号也受创不轻,虽未大破,但最要命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轮舵失灵,只能朝着一个方向不停地前进,海蛇卷动水势紧追不舍,明月照耀的海面上,海兽海船展开了舍生忘死的追逐。

    我正忙着帮明叔跟那舵盘较劲,却发现正在大骂船舵不停使唤的明叔忽然住口,脸上神色竟是呆若木鸡,便也抬起头来,顺着他的目光向前一望,顿时感到心胆皆寒,刚刚的一片混乱中,三叉戟号便象鬼使神差一般,又转回到了“珊瑚螺旋”东侧的海面,只见无数的海漏正在逐渐合拢,聚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海洞,那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南海海眼——归墟。

    大海终于露出了它那疯狂的獠牙,无穷无尽地海水旋涌着陷进“归墟”深处,海蛇和我们的座船都已被乱流卷入其中,海洞中的水势森森壁立,吸卷吞噬着天地,此时纵然插上翅膀,也是万难逃脱。

    海柳船“三叉戟号”被陷落的海洞涡球吸住,海上的巨大旋涡越到中心吸力越强,翻涌的海水转着圈抽进漆黑的深渊,众人见舵盘失灵,座船直直地冲那海洞撞去,心下都凉了一多半,知道几分钟之内便会大难临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鬼吹灯2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鬼吹灯II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