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无常被打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六章 无常被打更新时间:2017-09-18


    说实在的这下子我是真的被打蒙了。就在刚才,我还沉浸在暴揍两个大汉的得意当中,紧接着我就被这传说中的阴帅打了个飞天,这落差直接让我重新体会到了我的渺小。



    眼见白无常的远去,我的心里真的是有些后怕,因为一时的冲动差点铸成大错,要是在这荒郊野岭的被他弄死,我可真是冤大发了。



    忽然间想起了多年前我听过的一件事,说是XX市公安局副局长李某某是个破案能手,多年来在他手里无一案无果,为此李某某还当上了省市的先进还是劳模什么的,出席各大活动。可偏偏某一日,该省省会城市的刑警大队破获了一起特大抢劫杀人案,作案的5人团伙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你说你招认就招认吧,还把8桩多年前发生在XX市的抢劫和奸杀等案件给招认了,偏偏赶巧的是这8桩大案都是经过李某某一手破获的,并且这8桩大案早就结案了,每桩案子都结的非常的完美,各案都有各案对应的嫌疑人,并且证据链确凿,“犯人”早就给毙了。可这5个人偏偏就说他们5人团伙作案多年,就他们5个人,从未有过失手和伤亡,这次是赶巧给抓了,要不他们还能兴风作浪。



    这下可好,这个团伙就5个人,不是13个人,也就是说,那8个哥们绝对是冤死的。这件事震惊省里高层,下令彻查。经查,李某某工作25年,处理大案小案356起,竟然有125起是冤假错案,其中有13起当年的“犯人”已经被枪毙,另外112人经过彻查翻案,得到了补偿。



    于是,当年风光一时的铁腕副局长终于变成了落水狗,受到了人民的唾弃,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至于为什么李某某破案效率这么高,结案效果这么好,就和李某某的作风有关了。甭管什么案件,只要嫌疑人一带到,先一顿暴打,而后李某某阐述一段他推理的作案详细经过,然后问犯罪嫌疑人承不承认。承认了,好,定罪结案;不承认,继续暴打,直到承认,好,定罪结案。于是,这种刑讯逼供成就了一方恶霸。



    当年我听这个故事的时候还小,因为小时候我身子就弱,经常受人欺负,于是我立刻、马上励志要当一名人民警察。为啥,因为这太牛逼了,你说啥是啥,你想打谁打谁,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而后,在小学的一节思想品德课上,老师叫大家发言谈谈自己未来的理想,我就响应老师的号召积极主动地说了我的理想和原有,听得老师脸都青了,男同学们哈哈大笑,并且吓哭了胆小的女同学。



    于是,老师就通知了我的家长,还不是告诉一个人,而是我爷爷(奶奶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父亲、母亲每人都打了一个电话。



    回家后我爷爷用扫炕的小扫帚把打了我的屁股,我因为坚持理想没有哭;父亲是个孝子,本来就接了老师的电话就有气,下班回来,又看见我爷爷那打我累得通红的脸,还以为是被我气得,再看见我那不服气的表情,因为不知道我爷爷刚刚教训完我,上来就狠狠给我两个嘴巴子,把我牙都打活动了,嘴角竟然流血了,我还是没有哭,恶狠狠看着父亲。



    父亲看见把我打流血了,一下子吓傻了,爷爷也吓傻了,毕竟就我这一个孙子。二人刚要关怀一下我,这时恰巧母亲回来了,见状也猜到发生了什么,就叹了一口气对爷爷说:“爸,您也真是的”。而后母亲擦去我嘴角的血水,扒开我的嘴看了看我活动的牙,而后狠狠地拧了父亲的胳膊一下,牵着我的手转身走了。爷爷、父亲也不追,知道母亲是要哄我领着我去小卖铺买好吃的去了。



    出门,母亲竟然抱起了我,我记得好像我记事后家人就没有怎么抱过我了,要知道母亲才1米6几,我虽然长的慢但是都快1米1了,可想当时的情形是多么的不协调,一个微胖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巨大的儿子,那情形应该是挺可笑的。这个时候,我再也憋不住了,扑在母亲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来,母亲可怜地抚摸着我的头。要知道,小孩子和小动物一样,都是最喜欢大人抚摸自己的头的。



    随着母亲的抚慰,我也渐渐地平静下来。我知道母亲抱着这么个大儿子很累,便让母亲放我下来。母亲给我买了我最爱吃的鱼片,在那个年代,在那个经济落后的县城,对于一种8、9块钱一袋的零食,我一年都不一定能吃上一回。



    母亲带我走去了我最爱去的县体育场,两个人坐在主席台看台的大台阶上,对着操场上踢球的人们,母亲安慰完我,就给我上起了课。她给我纠正了我那个所谓理想的错误性,告诉我那种警界败类就是个个案,不能代表整个社会。其实社会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向善的,历史也是向着一个优化的方向在发展。要树立远大理想,就算以后能进了机关单位,还是要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



    通过我几年的工作我了解到,要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是不可能的,和**的概念一样,那是一个目标,就像0.99999……一样,后面可以有无数个9,但是就是永远达不到1。1就是那个目标。实际上别说全心全意了,你能做到问心无愧就不错了,因为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个私心是人没有办法回避的。



    要说谁没私心,那就是佛祖,这是后话。



    现在回想母亲的那一番教诲简直就像是菩萨**,让我知道了就算走上社会还是要为人们多做好事的,死了好能争取不下地狱。但是,可但是,但可是,既然本故事还在继续发生下去,那也就证明了我没干什么好事。



    后来父亲和爷爷一对,才知道我挨了两遍打,都有点过意不去。不过这次父亲的狠手也没白下,从那以后,家人再也没打过我。因为,回家后看见我的变化,父亲和爷爷才意识到,心灵鸡汤远比狼牙棒来的有效。



    领教了无常爷的神威,我真是有些后怕。但是,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我竟然又升起了莫名的一种冲动。要说真是好奇害死猫啊,强烈的好奇心竟然趋势我,要我去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去。哎呀我天,真是烦死了。我坐稳平了平气,感觉胸口没有那么火辣辣的疼了,但是还是挺热的。白无常的身影还在我视野范围之内,于是,我便起身加紧脚步跟了上去。



    白无常的身形飘飘忽忽,不久便走到了刚才让我教训了的两个大汉所站的门前。此时,景德和书包早已经整理好身形,又摆好那种震慑四方的威严造型,看上去煞有介事,和刚才被我打得如狗一样判若两人。我眼见白无常走到了两个大汉面前,竟然点头哈腰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这么远远的偷看也听不清楚。只见三人说了一会,白无常就从胸前的袍子里拿出一叠纸样的东西直往二人手里塞。那二人接过那叠像纸一样的东西,竟然数了起来,我这一看明白了,原来这是白无常在这贿赂这两个人,景德和书包那明显就是在数钱啊。



    那二人数了一会,突然好像非常的生气,用手向下指着白无常的脸在那比比划划,我瞅那态势,那就是在臭骂白无常。我心合计,怎么此时二人如此的牛逼,竟然对着白无常指手画脚。只见此时白无常双手也在胸前开始比划,好像在解释着什么,紧接着,景德把攥着钱的手伸到另一侧肩膀的方位,而后把钱向下狠狠地甩在了白无常的脸上。看得出此时白无常非常的惊愕,右脚后移,左肘前横,握着鸡毛掸子拂尘棍的右手后拉,棍头向前,很明显是要开打的趋势。



    我发现这好戏要来了,赶忙往前小跑几步,躲在一户人家门前的垃圾筐后头,只为了能看清之后精彩的一幕。只见白无常摆好架势还没出手,书包的大嘴巴子已经到了,重重地扇在了白无常的脸上。我一看我去,这厮左手的大宝剑是干什么吃的,这是要比武啊还是耍流氓斗殴啊。



    白无常被书包的一个大嘴巴子扇的一个趔趄,帽子都打歪了,不过奇怪的是白无常挨了这么重的一个大嘴巴子,帽子竟然没有掉下来。在白无常被打歪的身体的头还没扭过来的时候,书包早就把宝剑扔在了地上,一把揪住白无常的衣领把白无常的像拎小鸡一样给拎了起来,然后就开始左右开弓地扇起了嘴巴子。



    我一看,这场景熟啊,难怪刚才明明白无常摆好比武的架势书包却没有接招了,明显刚才这俩厮吃了我的亏,现在在这泄私愤来了。但是很明显书包和白无常之间没有刚才我们三个之间那种明显的力量差距,刚开始书包在打白无常的时候景德就在旁边看着热闹,但是不一会儿白无常就要从书包的手中挣脱出来,而且在书包打白无常的时候,白无常的手脚也没有闲着,把书包的脸挠的像个大花猫,还猛踢了书包的肚子好多下,书包也吃了亏。



    看见书包自己有些摆楞不了白无常了,景德竟然也扔下手里的兵器,从白无常的后面来了个擒拿,制住了白无常的手脚,然后书包在白无常的正面站定,稳稳地开始扇白无常的嘴巴子。于是我就看到了一场流氓斗殴拉偏架的典型场景。



    看这阵势,敢情这两人手里的兵器就是摆造型用的啊,真打起来还真是不堪入目。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流氓打架先下手的赢。你说说,刚才白无常教训我的时候是多么的潇洒有力,一个动作就给我干服了,还让我想到了不堪的过往。但是现在呢,书包根本没有给白无常出手的机会,先一嘴巴子镇住了白无常的威势,而后就是二人用下三滥的手段在这欺负白无常了,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二人就是打不过我,心里有气,赶巧白无常还没随他们的意,就拿白无常撒气了。



    此时的白无常舌头早就被书包给扇的掉了出来。估计书包也是手打疼了,就揪着白无常的舌头,像甩鞭子一样在那抽白无常的脸,这行为甚是无耻。眼看白无常都被打得抬不起头了,我真是觉得他们二人有点太过分了。



    我起身刚要冲出去制止二人的暴行,就在这个时候,从我的身边跑过去几个人影。我还没反应过来,跑在最后我那个人就回头看了我一下。我这一看不要紧,好你妈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只见这个人头长犄角、披头散发、青面獠牙、皮肤暗皱、身形枯槁、十指尖利、双腿罗圈、腰缠朽布、手执利刃,这不就是个夜叉小鬼嘛。



    那小鬼估计是刚才没注意到我,我起身才发现的我,但是因为着急赶路,所以也就是看了我一眼,转身接着往前跑。我定睛一看,一共是7个造型差不多的小鬼,拼命地跑到了那三人前面,三个去拉开书包,四个去解救被景德制住的白无常。七个人好顿的撕扭,才将白无常和景德、书包三人分开。



    而后,这场不体面的恶仗才走上了正轨,每个人都手执各自的兵器正式开打。顷刻间电光火石,刀光剑影,各种霹雳、电击、气功波、防护盾等等等等,有一种科幻大片的既视感。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