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夜雨烧纸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三章 夜雨烧纸更新时间:2017-09-18


    第二天,我偷偷备了黄表纸。三十斤的黄表纸啊,真的是差点给我累死,整整5大捆。



    晚上回家,媳妇见我竟然这么早回家,非常的纳闷,就问我是不是单位的事情忙完了。我说还没,朋友托我办点事就早回了。媳妇也没多想,还特意给我做了好多的我爱吃的。



    夜,交完公粮后媳妇便满意地睡去了。等到媳妇睡熟了,我便偷偷地跑去了客房,定好闹钟好晚上出去办事。



    半夜10点58分,在还差2分钟闹表就响之前,窗外的一个闪电竟然给我晃醒了,紧接着就是隆隆的雷声。



    我一看不好,这他娘的是要下雨的节奏啊,心里暗骂白无常不开眼,让我烧纸也不挑挑天气,可期盼在我烧完纸之前可千万别下雨。



    我打开主卧室的门偷瞄了下媳妇,睡得正香,刚才的闪电和雷声好像对她没起丝毫的作用。我赶紧偷偷关好窗,拉上了遮光窗帘,关紧卧室的门,希望媳妇可别醒。



    做好准备,我便飞快地穿上运动装下楼出了小区。



    幸福大路离我家很近,就在我上班的路上。刚刚跑到幸福大路的路口,大雨便伴着一个闪电倾盆而至。我心中又暗骂了一遍白无常这个不开眼的东西,便跑到幸福大路街角的友谊商场的大雨棚下面躲雨。



    虽然我是个非常喜欢雨的人,但是此时此刻的雨却让我非常烦躁。夜雨和昼雨虽然都能倾盆,但是不同的是,昼雨多是急促的,来的快去的也快。可是夜雨则完全不同,多数的时候夜雨下的连续时间要比昼雨长的多得多。甚至能下一宿。



    果不其然,我站在商场的雨棚下等了好久好久,这大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我一看表,娘的都12点半了,再一会儿子时就过了。



    这当我焦急的时候,我就听到虚空中有个声音飘飘忽忽的在对我说:“烧啊,烧啊,你倒是烧啊你……烧啊”。



    这二半夜的,要是换个常人遇见这种事肯定会被吓毛的,但是我知道,虽然看不见人,这一定是白无常。估计这老小子等了半天也收不到钱,就过来看看怎么回事。瞅着我就是不烧,急了,就在虚空中和我说话。



    这声音的突然出现确实也让我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是我还是接到,“这么大的雨你让我怎么烧啊,玩呐”。



    接着,虚空中那个飘飘忽忽的声音又道,“那就在这烧啊……烧啊……”。



    我一听,让我在这烧?我左右环视一周,商场雨棚边的底部,一个超大的摄像头正对着我照呢,这给我气的,又对着虚空中回到,“你扯犊子呢啊,你让我在这烧,那么大个摄像头你看不见啊,我他妈要是在这把纸烧了,那过几天就得有人给我烧纸了”。



    接着,虚空中又传来声音,“没事的……没事的……,你把纸放下……放下……,去个摄像头照不到你的地方再回来烧……回来烧……,我保你没事……没事……”。



    我听白无常这么说,心里就有底了,因为后来电梯里录像中我的重影和小鬼就没有了,估计就是他做的手脚。于是我便把黄表纸扔在地上,冲进了大雨中,跑了好远才回来。



    一冲进雨中我就被淋透了,再跑回来的时候我就像刚从河里爬出来一样。



    我抹了抹脸上的水,掏出打火机点火。但是打火机被水泡湿了,怎么也打不着了。



    这时,虚空中又传来,“傻比……傻比……傻比……”。



    我一听,还他妈敢骂我。但是一想,他要钱也是给我挣钱,也就忍了,回道,“你少他妈废话”。



    接着,我便掏出随身携带的打火石和冷钢27TLC折刀,用刀背刮下点打火石的粉末到一张搓得起了毛的黄表纸上,接着打火石对准粉末,瞬间刀背划过打火石,只听“刺啦”一声,火星四溅,黄表纸应声而着。



    我心里暗自得意,还好我有EDC的习惯,每套衣服里都有一个打火石和一把折刀,这两个东西是必备的,要不今天就要白玩了。



    见着黄表纸引燃了,我赶紧架起火堆,用黄表纸堆起了三脚架。接着,我边往火堆里续纸,边口中叨念,“白无常,来收钱哦,白无常,快来收钱啊……”



    这时,我身边的声音又说道:“别他娘的瞎叫……瞎叫……,喊我的名字……名字……”。



    我一下愣了,想了半天,问道:“大哥,你叫啥啦”?



    “卧槽……卧槽……”。



    “卧槽?不是吧,我记得你的名字好像是三个字来着”。



    “傻比……傻比……”。



    我急了,“都这个节骨眼了,你就别总给自己瞎起名字了行不行,赶紧说啊,再墨迹一会纸都要烧完了啊”。



    突然,我身边一个气炸,白无常竟然显形了,怒道:“这么和你说话可真费劲。好小子,连你大哥叫什么都忘了,我叫原福鹤,你给老子记住了,傻比”,接着,又瞬间消失了,只留下“傻比”二字在我耳边飘飘荡荡。



    我赶紧拢了拢火,口念“原福鹤,来收钱哦,原福鹤,来收钱啊……”



    随着我的召唤,只见那火焰蹭蹭的往上直窜,冥冥中让我感觉好像真有无数的钞票从火焰中升起而又消失在虚空中。



    烧完,地上一大摊的纸灰,我抬头一看,雨棚子被我燎的黢黑黢黑的。还好雨棚是玻璃的,要不我估计大楼都得让我给点了。希望白无常没有骗我,明天商场别报警抓我啊。



    回到家,脱了湿衣服扔进洗衣机,抹干了头发,就上炕睡觉去了。



    我总是觉得雨有让人宁神的作用,还记得当年复课高考的时候,心里压力太大,考完第一天后晚上就说什么都睡不着觉了。赶巧的是当天晚上,竟然下起了暴雨。那晚的雨就和今晚的雨有一拼,不过我的老家是在内陆,而我现在却住在海滨,雨量上应该是有差别的,所以那晚的雨应该是非常的难得。



    老妈知道我喜欢雨,看我睡不着,也不管大雨会不会被风吹进屋子,就开了所有的窗户和门,自己守在门口,生怕来贼,这才让我睡了一个安稳觉。



    今晚给白无常烧完钱,我都回到家了大雨还没有停的意思,正好,我赶紧钻进被窝摆正姿势,就着雨声,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我走进了一个非常空旷、破败的洛可可式的歌剧院,剥落的墙皮和破碎的窗扇显得整个建筑非常的破败。整个建筑中间是一个圆形的高大穹顶,围绕着这个圆形穹顶有很多飞扶壁形成的肋架拱圏围合成的二层小空间,似是很多的看台,二层的看台很多都已坍塌,而中间的穹顶空间下面应该就是舞台。



    我的这个梦并不是一个恐怖的梦,但是却是一个恶心的梦。因为,在我梦里的歌剧院,每个看台的小空间里都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粪便。在整个穹顶的下面,更是有许许多多的粪便堆叠而成,如迷宫一般,而在穹顶的正下偏心的位置,就是这个空间最大的一座粪山。



    我就在这堆粪便堆的间隙绕弯子,却怎样也找不到出口。梦里的我虽然身处粪便堆之中,却是闻不到粪便的味道。只是意识确是能感觉到这些东西的恶臭,胃里感觉一阵阵地犯恶心。



    就这样,我在这个恶心的梦里熬了很久很久。正当我因为找不到出口而着急的时候,忽然间白无常一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说了句“记住你今天第一印象的数字”后,就消失了。



    紧接着我就感觉在我的面前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小黑点,而后,整个歌剧院好像掉进了黑洞一般,瞬间崩塌,被在我面前的小黑点高速地吸了进去,转瞬间我所处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



    随后,我就感觉我飞速地掉落,我的双手左抓右挠希望能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但我这就是瞎抓,因为我的周围什么都没有。紧接着,就有一个挺沉的东西砸在了我的脸上。



    我“哎呦”一声窜了起来,原来还在我榻榻米的炕上,可能是因为刚才做梦下坠,手乱抓,把放在桌子上的一大瓶子七喜碰倒了,正好砸在了我的脸上,于是我也就这么醒了。



    这种无意间的痛楚并不能给人的心里造成多大的伤害,就好比战场上的士兵,突然间脑袋中了一枪,死了也就是死了。但是如果做了俘虏,等待你的那将是无尽的折磨,那种恐怖才是能让人歇斯底里的。



    我一直不知道七喜的“七”是个什么意思,不知道和人的七魄有没有关系,是让人七种感情都欢喜么,反正这个7字挺大的,后面的up就像是这个7放出去的一个屁一样不显眼。



    忽然,我想起了梦中白无常对我说的话,对呀,7。我赶紧拿笔记了下来。看见7的同时,我又扫到了商标底下写的“可乐型汽水净含量:2升”。这个2也挺突兀的,我就顺道记了下来。



    醒的挺早的,感觉也没啥事,就打开电视随便看看。我家里的是智能电视,打开电视后,首先弹出的是地方信息和天气预报,我每天早上都有看看天气预报然后决定穿什么衣服的习惯。今天的气温是15~26℃,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记住,反正我也就记下了。



    简单弄了个早饭随便吃了一口,给媳妇也备了一份,但是她还没醒,于是吃完我就悄悄地关门走了。由于昨天晚上淋雨可能有点感冒,等电梯的时候感觉浑浑噩噩,电梯到了楼层“叮”的一声响,我方如梦醒,正好看到了电梯显示的层数,是我家的17楼,我也就顺道记下了。



    早上雨已经停了,由于我往单位走的比较早,不是上班的时间,路上的车也就不多。也许就是因为车少的缘故,所以车速还都挺快的。



    路面积水比较滑,在红绿灯变换的时候,一辆帕萨特想赶在黄灯的时候冲过交通岗,偏偏此时一辆无牌的宝马提前启动在横向还是红灯的时候就冲了出去,正好和这辆帕萨特撞了个正着。



    因为基本上是车头和车头相撞,所以帕萨特的车牌子被宝马给掀掉了,不偏不倚地掉在了我的脚边,转了几个圈稳稳停住。



    车牌的前部和中间已经扭曲变形了,剩下的位置正好蓝底白字01和05。我想,这世界上的事也太巧了吧,我大哥梦里告诉我记数字,早上就发生这事。想告诉我就直接告诉得了,还整这出,烦不烦人。



    到了单位,我把这记住的几个数抄在了便签纸上就贴在了电脑的左上角,等着我白无常给我托个梦啥的。



    打开电脑一工作,忙碌中我也就把数字的事情给忘脑后了。



    上午10点多钟,静海老和尚贱兮兮地过来找我上天台去散个烟,一看我电脑上贴的几个数,就问我:“你也买彩票啊”?



    我一听,愣了,赶紧去看那数,整好7个,这不是双色球就是大乐透啊。整好这个时候静海老和尚问我买体彩还是福彩。



    我想了一下,最后两个数是我一起看见的,还出现在一个蓝色牌子上,这不就是大乐透的意思么。我就告诉他我要去买大乐透,问他跟不跟我。没想到他竟然不屑地摇了摇头说:“我才不跟你一起投注呢,之前无数回了,跟你买连一个号都没中过,捡你不选的号买,老子还中过5块钱”。



    我说好,孙子,爷要是中了你可别哭;他说,我要是能中超过5块钱他就帮我把我一年的日值了。



    下了班后我就去体育彩票站买了一注,也没追加。因为我之前买过几注翻倍的,从来没中过,后来也就气馁了,再买彩票都是一注一注的来了。而且今天这几个数我也不知道我大哥是不是要让我买彩票的意思,于是也就没敢多买。



    整好当天是周三,晚上开奖,竟然让我中了6个号,第二天去兑奖,中了3000,要是加倍了就能4500。这给我气的啊,捶胸顿足,早知道真是我就买他一万注啊。



    静海老和尚更是傻了,后悔的程度更甚于我,因为我有着很大侥幸,毕竟从来没中过么,但是静海老和尚不一样,我曾经提醒过他和我一起买,但是他没有。也就是说曾经有一个让他中大奖的机会,但是他没有好好珍惜,如果上天再给他一个机会中大奖的话,反正,我估计是一万年。



    后来中奖的事我和白无常也唠过,我就问他,反正都是中了,为啥就让我中3000,你直接多告诉我一个号,让我来个500万多好。



    他是这么回答我的。他说人的福报都是和你前基辈子做的事情有关,你这辈子有钱,说不定是你当了几世的乞丐换来的呢。你的福报可以微调,就比如说他贿赂财神爷,把别人的福报分了我一点点,这点无伤大雅的小钱上天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直接给我来个500万,那就是直接拿了别人的巨大福报,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不但老天爷不会原谅财神,这个钱我也接不住,无福消受。非常有可能我今天拿了这个钱,明天就得让车压死。



    我说,那要是让我中了500万,我没福消受的话,我死了留给我家人也行啊。他说都是一样的,你命里有这个钱你就是有,没有的话,换谁都一样。



    他这回答让我根本接不上话,仿佛还真是这么回事。



    但是他说的不完全是正确的,因为他和我说的是天道,天道就是这个样子,一副大义。



    但是自古世间之事就有阴阳,你有天道,自然就有恶道,恶道的事情就完全不是这么一码子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