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别墅阴宅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八章 别墅阴宅更新时间:2017-09-18


    对北京的尺度我是没有概念的,打车到了地方,天已经擦黑儿了,而且车费竟然要100多块钱,也不知道司机给没给我们绕道。



    而且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倩宁竟然抢着和我付钱,又让我给骂了,一是我向来大男子主义,再者说了这本来就是我要出来办事的,让人家花钱算是怎么回事。



    当然,后来我知道了她出门火车和打车票子都能报销后,我立刻、马上决定了,以后打车钱都她付了。她看着我笑笑说:“那好,那咱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而后司机给我们留了电话号码,说这个地方不好打车,要是回来的时候打不着车给他电话,他来接,只要路上能让他拼车就行。



    没想到这个司机这么热情,我俩非常高兴地接过司机的名片。因为在我们那山高皇帝远,一个大型国企的地方老总开着200多万的奥迪A8上下班,而且他还有辆宝马X5换着开;而这个国企的北京大老总,据说开个捷达还怕超标。所以,也不知道是交通部门不作为还是中间有什么猫腻,在我们那出租车拼车是非常正常的,不想北京这出租车这么的正规热情。幸福来得太快,我俩一时间还有点接受不了。



    下了车,我们就往5号别墅走去。因为怕被别人发现我是去人家搞破坏,所以我们是在离正门挺远的地方下的车。



    陈倩宁问我来这要干什么,我让她别吵吵,到时候就知道了。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来撕人家门神的吧,那她肯定得觉得我有病,最好还是直接去撕了,趁着她没反应过来就走,这样我后来随便编个理由蒙蒙她也就完事了,也省得废话。



    小姑娘见我让她别问了,也非常的听话,乖乖的闭了嘴。



    我们下车的地方和那天白无常给我扯来所在的位置差不多,我就牵扯陈倩宁的手顺着围墙悄悄的往前走。



    其实我也纳闷为什么我要悄悄的,这朗朗乾坤的,我也没干什么亏心事,为什么害怕呢,要害怕也得等撕了人家门神人家放狗出来咬我再怕怕也不迟啊;再一个,我为什么要牵着陈倩宁的手呢,娘的,她也就那么任我牵着,也是猫个腰偷偷的往前跟进。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位置比较偏,加上周围的植被特别的多,没有城市的热岛效应。这大夏天的,虽然傍晚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冷啊。我俩虽然里面穿着半袖,但是外面还配件薄外套呢,这感觉像是入秋了。



    不多时,我们就走到那天晚上我看见尉迟敬德和秦叔宝的位置了,我们现在这个状态虽然看不见这两个东西,但是我还是感觉非常的发憷,毕竟那天晚上实在是太惨烈了,想到这,那种令人窒息的疼痛仿佛又涌上了心头。我咬咬牙,此仇不报非君子,我非要把你俩撕成碎片不可。



    现在我看不到他俩有没有在门前站岗,而且我和陈倩宁还是贴着墙壁走的,所以并没有看到门前有人,也看不到门上的门神年画。而且,让我心里高兴的是,门前竟然还没有亮灯,这说明院子里可能没人啊,这样我去撕那门神的时候,也就不会有人发现了,真是天助我也。



    于是,我便壮着胆子,大步上前,快速走到正门口,打算伸手去撕那门上的门神年画,然后转身就带着陈倩宁撩。可是当我站定,我彻底傻了。



    这他娘的竟然是一个石头大门,门上用镀金的U形钢包边,中间有金色的腰线,上面有许多龙纹和云纹的雕花。腰线的下半部分石门是多层的口字型雕饰,但是最的气人的是,腰线的上半部分,尉迟敬德和秦叔宝的画像竟然也是石材雕刻上去的,这他娘的让我怎么往下撕。



    我呆在了当场。



    陈倩宁见我直直地看着门上的雕像一动不动,就轻轻地摇晃摇晃我的手臂,说道:“小梦,你是怎么了呀,看这大门发什么呆呢。我感觉这个地方挺瘆人的,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我没有理她,口道:“等会儿,让我想想”,另一面心里恨恨道,白无常也太不靠谱了啊,这个门神是个石雕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拿个锤子什么的,这不是折腾我来玩呢么。



    正想着呢,忽然间,吱呀一声,门,竟然开了。



    突然间开启的大门吓得陈倩宁赶紧躲到了我的身后,而我也被吓得退后了一步。



    随着大门的打开,一股子阴风扑面而来。这绝对是一股子阴风,因为这风冷的刺骨,而且这阴风仿佛是黑色的,几乎用肉眼能看见。但是这阴风却也似撩人,还有一种挺让人神往的感觉。



    陈倩宁站在我的后面,紧紧地抱住了我,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害怕的。



    虽然之前有过几次经验,我不至于腿像灌了铅一样走不动道,但是害怕还是必须的。此时我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了,被门里吹出的阴风打到身上,我感觉自己都快冻成冰棍了。也不知道陈倩宁这样从后面抱着我,她到底冷不冷。



    这时,只听得虚空中,一个飘飘忽忽的声音说道:“进来呀……进来呀,你们倒是进来呀……”。



    这声音惊得我和陈倩宁同时一激灵,因为我感觉我俩都抖了一下。



    听着那个声音,就有一种要往门里进去的冲动,而且我已经明显感到陈倩宁已经放开了我。



    我回头一看,只见陈倩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两扇门之间的如深渊一样的黑洞,正拖着沉重的脚步要往里面走。



    还好此时的我还没有被迷住。刚开始我听到那个声音我还以为是我大哥白无常又隐着形在我旁边说话呢,但是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厮说的是“进来呀”,很明显这个说话人应该是在门里头啊,我还没撕掉门神呢,白无常也不可能进去啊。



    而且,这个飘飘忽忽的声音,感觉细声细气的,比白无常虚空说话的声音还要瘆人,让我感觉这就是一个女人在说话。



    我着实是觉得这户人家太他娘的诡异了,还好我并没有被迷得太深,拉起陈倩宁的手就拼命地往回跑。



    陈倩宁刚才还直勾勾地要往门里走,让我拉得一趔趄,这方才缓过神来,跟着我拼命地跑了起来。



    在我们转身开跑后,我就感觉后面又“吱呀”一声,门应该是自己关上了。



    跑了好远,我才和陈倩宁停下休息。喘足了气后,我才又给出租车司机打了电话。这哥们还没走太远,在路边摊买了个盒饭刚吃一半,听得我们这么快就要回去,乐的屁颠屁颠的,回去也不用空车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