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各睡各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九章 各睡各的?更新时间:2017-09-18


    一路上,可能是后怕,陈倩宁一直在发抖。我也不管什么衣服湿不湿,男女有别什么的了,像抱着我的小妹妹一样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偶尔手拍拍她的肩膀,让她稳定心神。而我的心里,早已经把白无常的祖宗十八代骂了几百遍,这个不靠谱的孙子,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好好训训他,找我办事也不把事情交代清楚了。



    车一开进北京城,顿感热气扑面,热的要死。我和陈倩宁的衣服早就都湿透了,这个温度,我觉得我俩都热得冒了蒸汽了。陈倩宁也不抖了,但是还是没有放开我的意思,依然依偎在我的怀里。我感觉也挺对不住人小姑娘的,毕竟和我出去吓成这个样子,就依然抱着她没有放开。唉,反正你们就当我这么想的吧。



    回到宾馆,一进大门就看见静海老和尚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看报纸,我赶紧推开陈倩宁挽着我的胳膊。陈倩宁似是也注意到静海老和尚了,知趣地放开了我。



    我和静海老和尚知会了一声,他便走上前来。看见我俩浑身湿漉漉的样子,就问我俩是不是夜跑去了。



    我和陈倩宁都没有想好怎么和静海老和尚解释,但是他竟然给了我俩一个答案。我俩对视,齐齐地点头说是的。



    上了楼,陈倩宁进了自己的房间,静海老和尚和我进了我的房间。



    一进屋,静海老和尚就惊了,道:“卧槽,大床房,你不会晚上要对我做什么吧?”说着,双手做捂胸状。



    我说:“滚犊子,你想啥呢。是你自己非要来的,我和陈倩宁都是自己开的自己的房,你要住自己下去新开房去”。



    静海老和尚无赖道:“不得,我就要和你睡一张床”。说着,就飞身一屁股坐在床上,双臂一伸展啪嚓一下大字型躺在了床上。



    我一看,你个臭不要脸的,“不新开房你就睡大街去”,说着,我转身就扯他起身直往门外推。



    静海老和尚一手把着房门,另一只手支着门框,说道:“唉唉唉唉,好好好。你让我住下,我管你一年烟还不行么”?



    我一听,这还靠点谱。不过静海老和尚是精明的,一是我除了加班的时候平时很少抽烟,二是他有个同学在海关工作,能买到走私烟,价格便宜还保证质量。



    虽然我让他在我的屋子住了,但是我可是不想两个大老爷们挤在一张大床上。既然静海老和尚说管我一年烟了,我也就不在乎再多开一间房了,因为我的路费本来就是大风刮来的,而且我还有我的小九九,陈倩宁那能报销啊。



    于是我就让和尚睡我房间,我拿包出门,要下楼找服务台多开一间房去。



    我刚走出房门拐进走廊,突然间就用余光看见一个房门的门框槽子里有一个人的身影,吓了我一大跳,刚要大叫出来,我就被那个人影就一把把扯进漆黑的房间关了门。



    我心了个大慌,这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啊,吓得我紧贴在墙上,紧接着,事实证明了,是后者。



    一双温暖的唇柔柔地印在了我的唇上。



    片刻,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借着窗外的路灯光,我看清这个人就是陈倩宁。



    她这是要干嘛呀,这也太夸张了。我赶紧推开她,但是她躲开我推她的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头贴在我的脸上,身体轻轻的抖动。



    我本来双臂是张开的,但是我觉得陈倩宁好像是在哭泣,我的心又软了,忘记了刚才她非礼我的事情,双臂环在她的后背,轻拍她的肩。



    估计小姑娘还是在害怕。不过,害怕归害怕,你亲我干嘛呀。



    许久,小姑娘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慢慢放开我,幽幽的说:“对不起”。



    我愣了,唉,说道:“要该说对不起的人也应该是我呀,今天吓到你了,对不起”。



    她没有立刻回我,片刻才道:“小梦,你为什么要去那啊,你认识那户人家么,感觉那户人家怪怪的”。



    我沉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便道:“你别问了,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其实我就是帮我大哥去办点事”。



    “静海法师?”陈倩宁疑惑地看着我。



    我笑笑,“傻丫头,我也不就有那一个大哥啊”。说着,我竟然用手划了一下她精致的小鼻子。



    她也不恼,抿着嘴痴痴的望着我。



    天啊,什么时候我们变得这么熟了,要不是刚才她吻了我,我真是把她当成我的小妹妹了。



    突然,我的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了起来,我掏出来一看,是和尚的短信,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完事。我这才想起来我是出来开房的啊,半道让人给劫色了。



    于是,我赶紧和陈倩宁说,我不要和静海老和尚两个大老爷们睡一张床,要去再开一个房间。



    陈倩宁嗔怒道,说我乱花钱,干嘛不和她睡一起,反正又不是没在一个房间待过。



    接着,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抢过我的包扔在床上,转身拉着我的手就出了房门,啪的一下就把门关上了。



    好么,这一连串动作是那么自然顺畅,我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更可气的是刚才我还手贱把我的钱包扔背包里了,现在想不从了她都难,整不好一会儿我就得和静海老和尚睡一张床去了,想想都瘆的慌。



    一出门,正好赶上静海老和尚也出门,正在那看着门把手关门呢,是一个扭头的动作。还好,这样他才没看见我从陈倩宁的房间里走出来。



    回身看见我和陈倩宁一起,就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房开好了么。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开好了,但是不在这一层。



    他又问我是哪个屋子,我说我怕你半夜来骚扰我,于是就死活没说。静海老和尚看我没有说的意思,而且自己还占了我的房间理亏,也就没有再追问我。



    要说化悲愤为食量,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陈倩宁今天着实是吓着了,我们出去吃晚饭的时候,她一个人差不点吃了我和静海老和尚两个人的分量。



    别看静海老和尚瘦,他一个人能吃我两个多。他总说他脾胃不好,基本上东西都是怎么吃进去的又怎么拉出来的,我曾经还和他打趣说你可以循环着吃啊,这样节省粮食。



    所以,基本上,今天晚上,陈倩宁吃了我三个。可怜的孩子。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