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该死的地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三十四章 该死的地更新时间:2017-09-18


    被我牵住手的陈倩宁在我后面幽幽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你的话总是能让女孩子感到安心”。



    我回头望着她,“上次,上次在大楼里我说这话了么”?



    见我回头疑惑地望着她,陈倩宁莞尔,“十年前,水上乐园,鬼屋,你想起来了么,小梦?”她的笑依然是那么的美,仿佛她在回忆她今生最美好的记忆。



    幸好我没有白无常的大舌头,我要是有他的舌头现在绝对要掉出来的。



    我的天呀,陈倩宁完完全全勾起了我那消逝已久的记忆,对呀,十年前,十年前我确实是干过用现在眼光看来非常龌龊的事情,我他娘的许了人家姑娘一生,现在人家来兑现来了。但是,我可绝对不是玩光源氏计划(少女养成计划)的变态呀。



    十年前,我的确在那个破公园里陪着一个小女孩度过了开心快乐的一天,但是当时在我的心里就像是逗小孩子玩一样,根本没有当成个事,而后我就忘却了。



    看看陈倩宁的胸,我怎么能想到当时的那个小孩子能出息成现在这个样子,娘的,陈倩宁竟然能是她?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此时此刻,陈倩宁打开了我尘封的记忆,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多想。在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我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赶紧找到那个糟老头子,扯出大门,好让白无常收了他,这些过往以后再追忆也不迟。



    但是陈倩宁仿佛不是这么想,相比粗线条的男人,女人总是更加的多愁善感,急于知道结果,即使表面上装得很淡定。



    陈倩宁见了我的反应,我觉得她应该是发现了我已经想起了她,但是我并没有像她想象中应该高兴地跳起来,或者热情地拥抱相认,似是非常的失落,竟然有了一个要松开我拉着她的手的举动。



    此刻我是绝对不能松开她的,她要是在这个时候给我弄出乱子,整不好我俩都得挂在这。所以,我狠狠攥住了她想松开我的手,揽住她的后颈轻轻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个举动会让她安心,等事情办妥了出去再挫她也不迟。



    我这个额头之吻看来是非常奏效的,陈倩宁果然安静了,而且竟然似是害羞了,双腮飞红,低着头像小猫一样任我牵着走,不时的还偷瞄一下我。说实话,这要是换个环境的话,这样的画面应该是挺温馨的,但是此刻,我实在是无暇顾及其感。



    院子里的砖瓦早就剥蚀得破败不堪,杂草丛生,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崴脚。不知道哪里吹来的小风让我和陈倩宁凉的发毛。



    门洞里的廊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因为廊子里没有窗,所以整个廊子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倒是尽头的小屋子,纸糊的窗户透进些许月光,被这廊子衬得感觉特别通亮,甚至感觉比外面还要亮。



    我牵着陈倩宁用手摸着墙壁往里面走,只感觉那墙壁麻麻癞癞的,不知道是不是上面刻了什么。我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往墙壁上一照,一个红面獠牙的大脑袋仿佛正看着我,吓了我一大跳,陈倩宁也一惊。



    我仔细一下,墙的上面是一个妖魔的雕刻,只见这家伙有两只手,六条腿,多出来的四条腿就像是从他的肋骨上生长出来的,用六条腿站定,使得他仿佛就像是一条大蜈蚣一样,两只手里一只拿着一个钢叉,另一只手里攥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他的嘴并不是上下颚的,而是有点像是铁血战士那样左右开的两颚,两颚都是下部分平滑,上面张着尖牙。没有眼眶,眼珠子滴溜溜圆,就像是一个骷髅的两个大洞里满满的都是眼珠子。



    这个雕塑看着可真是太恶心了,我估计就算是白天的艺术展看着都挺怕人的,别说我俩在这鬼气森森的宅子里面的一个黑了咕咚的廊子里了。



    看见陈倩宁脸都吓白了,我赶紧关了手电。眼不见心不烦么,那个鬼东西就是个石雕,那不成还能下来咬我们不成。



    走近廊子尽头的,我和陈倩宁惊愕地发现,里面竟然停了一口棺材,陈倩宁惊得轻“啊”了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也是一惊,我长这么大除了在电视了就没见过真正的棺材,以前亲戚去世也是装在骨灰盒里,这么大的“骨灰盒”我倒是第一次领教。



    这棺材也是头大脚小两头翘的元宝形棺材,棺外的黑漆在月光的映衬下熠熠发亮。当我们靠近棺材,发现这棺材上面雕刻的图案极其的复杂,像极了剥了皮的肌肉组织,也不知道是后雕刻上去的还是木材本身就是粗纹理的,竟然让我联想到白无常的阴币上的水印,不觉得恶心了一下。



    也不知道这棺材在这放了多久,但是肯定是有人打理的,因为上面竟然没有灰尘。我也不知道里面装没装死人,反正我现在是没兴趣也没胆子,更不想打开看看。



    陈倩宁哆哆嗦嗦的和我说:“梦哥哥,这也太吓人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听得她叫我“梦哥哥”,久远的回忆在我的脑子里显得更加的清晰,我也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她说我手上的伤是老虎咬的了。娘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可能兑现她什么,因为于我而言,那不过是一个善意的玩笑。



    况且,现在的情况,我根本不可能跟她“一续前情”。



    我拉着她绕过棺材,去看看镂空的窗。窗扇是固定在窗框上的,并不能活动。而且这窗扇上面虽然没有多少灰,但是也早已经变成了朽木,如果用力踹一下应该很容易踹碎。



    棺材的头上,地上立着一个牌位,我们蹲下一看,上面写着“长子纳順平之位”。我想起了白无常勾魂诏上的名字,纳順丕,他们是什么关系呢?就是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长子是不是纳順丕的儿子。



    我和陈倩宁走了好半天,才把这个椭圆形的院子转了一圈,不算是入口处的和中间方院子连着的廊子,一共有五个门洞和廊子,其中最中间的门洞里廊子最长,也只有这个廊子的尽头没有房间,也没有棺材。



    另外三个廊子的尽头都各有一个棺材,竟然都是纳順家的儿子。我也就奇了怪了,为什么这家主人要把自己的儿子都停尸在家里,难道这人的四个儿子都是英年早逝或者就是夭折了,怎么一个个儿的都没有成过家,棺材都停在一起。



    带着这个疑惑我和陈倩宁走完了一圈,本想在方形的围墙上找个旁门进去,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中间这个四方形的院子有门,这真是他娘的怪了,修这一个个的套墙有个毛用啊,也不知道这四口棺材是怎么运进来的,到底是谁打理的。



    我看了看中间的方形院墙,直嘬牙花子,这堵墙得有三米来高,没个梯子想助跑上墙可不是那么的容易。



    陈倩宁看看墙,又看看我,说道:“梦哥哥,这也没有个入口啊,咱俩还是出去吧,这墙那么高,咱也跳不进去啊,还是从别的地方想想办法吧。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静海法师会不会报警啊”。



    我一想,对啊,我把这厮给忘了,我交代静海老和尚一个小时我们要是不出去,就砸门报警的啊。想到这,我赶紧看了一下表,都四十多分钟了,娘的这个院子也是够大的。于是,我赶紧又和陈倩宁翻墙出了去。



    我心中不觉苦笑,这个墙翻的,最后还是要走正门,真是太无聊了,和我大老远来北京上人家门口撕门神一样的无聊。



    当我和陈倩宁翻出别墅的院墙后,巷子里静悄悄的,别说风吹草动了,连一点点虫子的叫声都没有,静的可怕。



    半路上买的铁锤就倚在大门口,而静海老和尚却早已经不知道了去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