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收了丫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三十八章 收了丫的更新时间:2017-09-18


    冲出大门,我用手推着静海老和尚和陈倩宁在前面跑,我断后。匆忙中我回头看有没有东西跟出来,紧接着就又是陈倩宁的一声尖叫,而后我就被绊了一个跟头。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人就砸在了我的身上,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我推开砸在我身上的人,一看竟然是陈倩宁。接着我抬头,卧槽,白无常竟然现了形,在我这个角度看上去他的身形异常的高大,配上他那个帽子差不多得两米五高,虽然大舌头没有伸出来,但是在现在这个情形下他那双鬼眼也是非常的要命,白色的袍子被阴风吹得左右飘摆,手里的鸡毛掸子拂尘棍就那么惊悚的立在手里,带得周围的气息也是非常的阴冷。



    估计刚才是白无常突然间在陈倩宁和静海老和尚面前现了形,二人非常的震惊。见死人是一回事,见鬼就是另一回事了,陈倩宁和静海老和尚当时就被吓晕过去了。只不过静海老和尚是一下子瘫倒在地,所以把我绊了一个大跟头,而陈倩宁是直直的往后倒,所以砸在了我和静海老和尚的身上。



    白无常丝毫没有理那两个人的意思,和我着急,从牙缝里挤出来:“快他娘的让我进去啊!磨蹭什么呢”!



    我赶紧起身,对哈,纳順丕那个老不死的还在房子里面呢啊,就他那个体型我估计我是扯不动他的,再说屋子里还有那个身手不错的清朝装束的老头子呢,我自己一个人把他弄出来也不现实。



    况且,飞贼还在里面呢,为了救我们他还在里面和那个清装老头子搏斗,他貌似还不是那个老头子的对手,于情于理我都得去帮一把手。眼下,让我大哥白无常进去帮忙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我赶紧回身,跑到门前,操起倚在旁边我买的大铁锤,朝着石门上的雕刻门神就砸了下去。



    锤子还没碰到门上,门突然间就又自己开了,晃了我一个趔趄,紧接着就是“哎呀卧槽”的一声大叫,门后要冲出来的飞贼被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锤头正好砸在他的裆前。他大叫:“你他妈要干啥”!



    我没时间理他,抬头,只见后面的清装老头子正健步如飞地冲了过来,就赶紧把飞贼从门里扯了出来,我手里拿着铁锤,飞贼手里不知道又从哪里扯出来的弯刀,而且那刀我还认识,是冷钢的大狗腿弯刀。我们两个人就站在门前,等着那个清装老头子冲出来,和他一决生死。



    马上就要冲到门前的时候,突然间那清装老头子来了个急刹车,盯着我和飞贼身后愣了,瞅得飞贼和我都有些毛。我俩一回头,吓得飞贼一下子躲到了一边。飞贼一定是个艺高人胆大的人,并没有晕倒或者瘫倒,还能站住,因为白无常就站在我俩后面,恶狠狠地盯着门里的老头子一动不动。肉身的我是看不见门神的,我知道现在白无常就是现了形在这虚张声势呢,根本不敢进去,但是对于门里头的老头子确是非常的奏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惧怕白无常的淫威,转身就又朝着院子里跑了回去,接着石门又自动关上了。



    门关上后白无常就隐了形,我往双手手心各啐了一口唾沫增大摩擦力,抡起铁锤就朝着石雕的门神狠命砸去。虽然石门挺厚,但是门上的石雕雕刻得非常的精细,刀槽也挺深,所以突起的部分就显得单薄,被铁锤轮上去不费太大的劲儿就被砸掉了大半。



    砸了几下,我回头看陈倩宁和静海老和尚还在那晕着呢,瞅着没事,这空旷的街道上我也不用担心过来车给他俩压死,就没有理会他俩。转身另一边,发现飞贼竟然也站在那一动不动,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我一看,娘的,看来我刚才是高估他了,原来他是被吓得不会动弹了,难怪他没反应。我推了推他,他才缓过神来,问我咋回事,为啥不跑呢。



    我说:“跑个粑粑,这要是跑了怎么弄死里面那像滩屎一样的纳順丕”。



    飞贼听我这么说,愣了:“你也知道里面的那个人是纳順丕”?



    我白了他一眼:“怎么不知道,我知道的事多了”。我这就是在胡诌,我知道个屁啊,除了知道他叫纳順丕,是个老不死的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看飞贼这语气,对这个人应该知道的比我多。不过当务之急,是赶紧让白无常进去,收了那老妖精,别的事以后再说,而且我看那个清装的老头子对白无常也有所忌惮,就说到:“你他娘的别问了,赶紧帮我把这石雕砸了,砸完事就好办了”。



    听了我的话,飞贼又愣了,问我为什么砸石雕。



    我说:“你有完没完,赶紧帮我砸啊,信我的就对了”。



    飞贼倒是听话,因为刚才我和他同时见了白无常,他明显大惊,而我跟个没事人似的,还能干这些无厘头的事情,他肯定觉得我不简单,也就不废话了,抡刀就向着石雕砍去,火星四溅。



    看着他用两千多大洋的砍刀砍石头,作为一个爱刀之人真是心疼,不过没办法,人家也是帮我。而且,看他的装备,他肯定也是个不差钱的人,因为他甩给我的匕首是挺进者的,得四、五千大洋,那都说丢就丢呢,别说个两千多的刀了吧。



    我俩就这么叮咣一顿砸,不消片刻,石雕就被我俩砸的差不多了。这时,只听呼的一声,两扇大石门就像被人用脚踹开一样,重重砸在两侧的墙上,感觉要是没有墙挡着,两扇门都得给掀掉了。



    紧接着,我就感觉一股子极冷的阴风从我的身体穿过,冲进了院子,飞贼应该也是这种感觉,因为我看他也一哆嗦。我和飞贼对视,赶紧追着那阴风,也冲进了院子。



    走进满屋子都是吊死鬼的厅堂,给我和飞贼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禁都后退半步扶住门框。因为那本来满屋子零散的吊死鬼,仿佛是知道有人要从门里进来,现在竟然都转向到了门的方向,虽然瞳孔早就不知道翻到什么地方去了,但是感觉他们都在直勾勾的看着我和飞贼。



    此时纳順丕,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一勺一勺地吃着眼前盘子里的黑汤。接着,只听吱呀呀一连串的声响,所有的吊死鬼就像有人旋转了他们脖子上的绳索一样,都转了方向,从注视着门前视线一直转到了纳順丕的方向。



    只见纳順丕突然间睁大了眼睛,啊了一声,随着声音的发出,浓浓的黑汤从他的嘴里鱼贯而出,吐得满身都是,顿时,一股子腐尸和着胃酸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屋子,呛得我和飞贼差点吐了。



    而后,纳順丕双腿一蹬,身体变得笔直,随着呕吐他的皮也泄了下去,从一个满身褶皱的胖子变成了像一条破麻袋一样摊在了椅子上,那感觉就像他把全身的脂肪和肌肉都吐干净了,就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和套在外面的皮一样。



    飞贼提高自己前面的衣领,那果然是个帽子,而且前面还有口罩。他捂好口鼻,去墙角拾起我丢掉的匕首,走到纳順丕的身后一通剜,竟然从纳順丕的脊柱里抠出来一个大拇指指甲盖般大小的晶莹剔透的夜明珠,照得屋子通亮。他嘿嘿一笑,朝着我一挑眉毛,说到:“谢了,哥们”!而后,稍加助跑一蹬墙壁便上了房梁,消失在房顶的黑暗里。



    我都看愣了,这得是电影里吊威亚才能完成的动作,他就那么轻易地在我面前完成了,世间还真有这样飞檐走壁的高手啊。



    小惊讶过后,我又回到了现实,紧接着我汗毛就都竖起来了。



    刚才好歹是我和飞贼两个人,而且焦点在纳順丕身上,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而现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就剩下我自己和好几十具吊死鬼,我要是不害怕就怪了。我当时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这群吊死鬼的衣服虽然有些已经破烂了,但是看上去都挺上讲究的,并不像同我等**丝是一个阶层的人。之前看着整个别墅区空空荡荡的,说不好就是这周围倒霉的居民,被纳順丕和那个老头子弄来吃喝看表演,然后就挂在这了。想想也真是后怕啊,要不是那个飞贼,估计现在我们三个也挂在这里了。



    我基本上是用爬的出了这个厅堂,出门后又爬了十几米才勉强能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出了让我们砸的破烂不堪的石门。还好那个清朝装束的老头子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要不然他现在要是想要了我的命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出门我便看到了依然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陈倩宁和静海老和尚。我对着虚空中喊了几声大哥,没有声音回应我,估计白无常是回去复命了。于是,我便走到他俩的身边,掐人中捏虎口,弄了好半天两个人才慢慢苏醒。



    我们三个人就那样坐在地上面面相觑,互相看着对方的狼狈相,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静海老和尚简直就像是从刚臭水沟里喝完粪水爬出来一样,一直不停地干呕。我估计现在他得恨死我了。



    陈倩宁看着我发了一会儿呆,就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静海老和尚看到陈倩宁扑到我怀里倒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个时候换成是哪个女孩子都应该是非常的害怕,绝对是需要一个肩膀依偎一下。就现在我和静海老和尚二人这个状态,扑进我的怀里明显是最好的选择。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