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阴司鬼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洗胃三人组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阴司鬼吏》 作者:作品集

第五十二章 洗胃三人组更新时间:2017-09-18


    第二天,我们在火车站分别,我没有陪着她去买票,因为我也不想知道她会去哪里。而月遥也守着我们的约定,没有送我上车。



    我想,也许,两个孤寂的灵魂,就会这样简单的分守天涯了。



    陈倩宁静静地躺在我的肩膀上,一只纤手轻轻搭在我的胸侧,另一只手用食指在我的胸前画着圆圈。



    我是怎么都无法把现在的陈倩宁和当年的曲月遥对上号,也不知道是不是胸围的暴涨和多年的职业扮相,当年青涩俏皮的小姑娘早就变成了性感温柔的陈倩宁了。



    不过话说话来,改名字还好说,怎么连姓都给改了呢。于是,我问道:“倩……月……啊,那个,小陈啊,你怎么不单名字改了,连姓都改了呢”?娘的,我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叫她什么好了,竟然说了一句小陈。



    陈倩宁噗嗤一乐,轻轻拍了下我的胸脯,嗔怪道:“梦哥哥,你看看你,还叫我小陈。你还是叫我倩宁吧,我现在比较习惯人家叫我陈倩宁了。曲是爸爸的姓”。



    “哦”,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梦哥哥,你会娶我的,对吧”?



    听她这么说,我真是紧张出了一身的冷汗,娘的,当年我就是哄小孩子回家啊,没想到现在“缘分”到了,人家来秋后算账来了,我可怎么整啊。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我都结婚了啊……”。



    “我不管”,没等我说完,陈倩宁打断我的话,“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的,你说过有缘再遇见的话,你要娶我的,你说到就要做到。我不管我不管……”。



    我怎么做到啊,我说:“哎呀,当时你不是离家出走了么,我是逗你的,想让你回家呀,我怎么能说我喜欢一个小孩子呢”。



    忽然陈倩宁抬头生气地看着我,一把扯过我的手就压在她的胸上,怒道:“你验验,你看我像是一个小孩子么”?



    她的举动让我猝不及防啊,吓得我赶紧收了手一把推开她坐起来,生气道:“哎呀,你别闹了,时过境迁,你别小孩子气了好么”。



    陈倩宁也坐起来,抱着我的脖子就哇哇大哭起来。她的哭真是给我哭毛了,我甩开她的手臂,起身拿包,毫不留情地就冲出房门。



    这次,她没有拦住我,也没有从后面追来。



    我去敲了敲静海老和尚的门,屋子里咳嗽了两声后,静海老和尚就给我开门。一看到他,我就吓懵了,他浑身通红,就像是刚切开的猪肉。他虽然已经洗干净了,但是身上还是散发着淡淡的臭气。



    我看他这个样子,赶紧去摸了摸他的额头,烫得要命,这绝对是舔了太多的尸油,身体发炎了呀。我赶紧让他穿好衣服,打车去了医院急诊。



    到了医院,静海老和尚已经精神有点恍惚了,大夫和护士把他搀扶到移动病床上,掰开他的嘴用手电照了一下他的口腔,竟然熏得带着口罩的大夫一皱眉头。大夫问我他吃什么了,我说他掉进化粪池了,刚捞出来洗干净了,有可能是吃了粑粑了。



    我说得旁边的护士连连作呕,而后他就被大夫推进处置室洗胃打针去了。



    折腾了半天,我也累了。刚在候诊区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陈倩宁。原来她想去找我,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好,于是就去敲静海老和尚的门,以为我会和他在一起,不成想,竟然没人应答,而且打和尚的电话也没人接。这下她就慌了,合计来合计去还是给我来了电话。



    在得知和尚进了医院后,她也飞速地打车过来。



    在候诊区,我俩坐在长条凳上,中间隔了两个人的座位,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陈倩宁才开始说话,问道:“静海法师他……他怎么了”?



    我说:“唉,可能是吃了太多的尸油感染了……”。



    我还没说完,忽然间陈倩宁就干呕了一下,估计是想到了当时静海老和尚和那腐尸舌吻的事情了。想到那个场景,我也干呕了一下。



    忽然间想到,纳順丕那个老不死的也不知道给我和陈倩宁吃了什么鬼东西,虽然已经吐得差不多了,但是想想吐出来的秽物,还是会不自觉地犯恶心。



    陈倩宁貌似是也想起来了我们在那个鬼屋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和我不约而同地起身,近于疯狂地闯进夜间急诊的处置室。



    正在给静海老和尚洗胃处置的女医生看见我俩莫名其妙地冲了进来,被吓了一大跳,还没等她说话,我便和陈倩宁异口同声叫道:“我们也要洗胃”!



    医生当时就傻了,明明是我送和尚来的啊,现在我们这么说是要闹哪样啊。由于我和陈倩宁冲进来的太过突然,加之莫名其妙的要求,医生直接呆在了当场,好一会儿才低头看看和尚,又抬头看着我们,弱弱地问道:“你们……你们也吃粑粑了么”?



    我和陈倩宁对视,不约而同地又干呕了一下。



    一直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给我俩处置完事。我还好说,毕竟之前被红衣女鬼口中的大胳膊掏过嗓子眼,所以往进插管子的时候并没有感觉特别难受;可是陈倩宁则不一样,她被折磨得小脸煞白,浑身的虚汗,得我搀扶着才能走路。洗完了胃她还在不停地恶心,走路都直不起来腰了。



    医生说和尚需要住院观察两天,打消炎针,到烧退了才行,我们没啥大碍,回去好好休息就行了。



    于是,我们就花了200块钱给静海老和尚找了一个医院的护工,让帮照顾一天,我和陈倩宁回去怎么都得休息一天,等缓过劲来回来换她。



    打车回到宾馆,天已经大亮了,宾馆的保洁和服务员陆陆续续地起床开始工作了。看着我扶着弯着腰捂着肚子的陈倩宁回房间,都用异样的眼光瞅着我们。我知道这个场景得老眼熟了,多么像是我刚陪小三打完胎,偷偷回宾馆休息啊,娘的。



    回了陈倩宁的房间,我并没有去静海老和尚的房间去睡,因为陈倩宁看上去实在是太虚弱了,我不能这个时候抛下她一个人。



    也许是太难受了,回来后陈倩宁也没有和我再闹,而是一个人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我帮她脱下她的帆布鞋,手心轻轻滑过她的脚掌,真是肤若凝脂啊。给她盖好被子,就起身要去凳子上坐着。



    陈倩宁以为我要走,在我起身的时候突然间问我:“你要去哪”?



    我笑笑,蹲在床边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就像当年我抚摸小月遥的头发一样,柔声说道:“我哪也不去,就陪在你的身边”。



    “那你睡在我身边吧”,她又提这种要求。



    我想了想,这些事情都怪我,于是便老老实实地躺在她的身边。



    陈倩宁翻过我的胳膊枕在头下,拉着我的另一只手,轻轻压在她的胃上。她的小腹是如此的光滑,以至于让我以为摸在了柔软的肥皂上。拇指不经意间碰触她胸罩的边缘,我还是会产生邪念。但是我只是咬咬嘴唇就忍住了,因为,现在的她在我眼里,已经完全就是当年的那个伶俐可爱的月遥小妹妹了。



    也许是父母离异后她改了名字,不过,她还是我心中的那个月遥啊。



    因为血热,所以我的手总是暖的,慢慢的,陈倩宁冰凉的身体也开始回温。也许这样非常的舒服,很快她的呼吸就变得沉重了,而我,也就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阴司鬼吏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