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社科 > 《城市新农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篇 菜农也疯狂 第两百六十一章 俏寡妇蓝花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城市新农民》 作者:作品集

第一篇 菜农也疯狂 第两百六十一章 俏寡妇蓝花更新时间:2015-02-16

  避方六月的天与,热的厉八乡的十地更晒的干早”;在树上无精打采的鸣叫着。即使一些植物也打着焉儿,农民们只好抽取地下水,往田里灌溉。那不足尺高的绿苗才显得精神了一点。

    但此时的桃源小筑却是一道靓丽的绿色风景线,绿色成荫,欣欣向荣。吉星村的村民最喜欢聊的就是那里。对他们来说。那里很神秘,让他们很好奇。

    此刻,村里的一楼大枫树的庇荫下,一些闲下来的老爷们和老娘们不分嫌隙的坐在一起。侃夭谈地,黄色笑话、男女那事儿,荤素不忌,打成一片,不时一阵的笑声传出。

    村里的俏寡妇兰蓝姐在在边上的妇女群里。不过她受不了这帮老爷们可以把她身体穿透的眼神,所以偶尔才来。自张国栋进了村里,蓝姐不是没动心过。那棒小伙的身体让她眼热,身体更燥热,有时双腿不由的夹着。

    但桃源筑一建成,村民们却极少到那里去了。蛇谷的传说没人不害怕,再说。桃源小筑如今成了私人地方,而且四周有着天然的屏障,想进去也不容易。

    同样,那一座捐赠建成的石桥,只是上山的路径,离的老远。

    再后来,桃源小筑有了第二家住户,却是一个漂亮的少*妇。不染半点脂粉,那瀑布的秀。姣好的身段,让蓝姐有些自卑。城市女人,气质就是不一样。

    不过说实话,蓝姐只是农村妇女,刨除这身份,她的模样还是很俊俏的。不然那些老爷们的眼神不会老往她身上扫。

    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有了村支书兼村长的赵三顺这三叔在,蓝姐到走过的安稳,只是目前还是一个人。

    谁会娶一个寡纠虽然蓝姐模样很俏,但有些农村的忌讳习俗却是很多的,比如吉星村。娶一个寡妇。如扫把星,搞不好克死长辈,祸害一家人。

    这些人正聊着。村里一小屁孩二毛气喘吁吁的朝这边跑了过来。

    “蓝姨,村长爷找你呢!”二毛边跑边喊道。

    蓝姐在一群妇女中起身,道:“二毛,知道是啥事吗?”

    “不知道,村长爷只说让你回去帮厨,有客人来!”二毛说道。

    “蓝妹子。可能是三叔帮你介绍对象吧?赶紧去吧?咯咯!”这帮妇女顿时打趣道。这样的事情很多,赵三叔算是一个不错的长辈,也为蓝姐的再婚嫁考虑着。

    不过每次都不对付。一听是寡妇,再一打听,来龙去脉就清楚了,人家打退堂鼓了。比如有年轻小伙看上她的身体,想睡这个大女人吧,但蓝姐又看不上人家,太年轻,这过日子不走过家家。是一辈子的事情。

    蓝姐脸一下红了,笑骂了一句,然后施施然的往回走了。

    还没到赵三顺家,半道上出现一人来,蓝姐一看却是村里的二溜子赵五,长的到挺坚实,不过那眼神贼的很,色的很,不踏实的一个人。最近,据说他在乡上有头有脸混的不错,这会干起了联防员。

    一身非正式的制服,看起来人五人六的。

    赵五平时就贪恋蓝姐的美色:那一扭一扭的肥大屁股,那一晃一晃的大**,那细细的腰肢。眉目流转的桃花眼,俏丽的脸蛋,这些都是俏寡妇的资本,让男人,尤其是单身男人垂诞不已。

    不过,蓝姐却不爱打理这样的二溜子,从来没啥好脸色看。

    “蓝花,咱聊聊吧?”赵五挡下了蓝姐,眼神色色的,在那硕大的胸脯上一扫。吞了口口水,嘿嘿笑道。

    蓝姐的路被一挡。顿时脸一冷道:“赵五,你拿老娘寻开心不是?三叔让我赶回去。耽误了事情你负担的起?”

    赵三顺的威望的确很高,赵五还是很怕的。不过今天。赵五表现不一样了。

    “嘿嘿,这事我自然知道,你知道客人是谁不?就是我!”赵五得意说道。“:叔让你回来做饭。其实就是给我做饭的,不信?”

    蓝姐一下有些惊讶。甚至迷糊了。这赵五平时虽然吹牛不打草稿,但今天说的有板有眼的。

    “就你?拉倒吧!我给猪狗做饭都可以,你想吃,下辈子吧!让开!”蓝姐也不是省油的灯,尽管是女人,但村里还真没人敢怎么样她。

    赵五脸色红青变幻。但却不让路,左右挡着,冷笑道:“告诉你,如果你这就过去,你的工作就这么拉倒了!这可是我好不容务争取来的”

    “什么工作?”蓝姐一听顿时停下来,戒备道。

    “嘿嘿,你也三十出头了吧?现在还没男人疼你,更没有收入来源,靠你种地过活?”赵五一看蓝姐犹豫了,顿时得意说道。“我赵五也三十三了。而且还没结婚过,配你难道配不上?如今我赵五是派出所的联防员,拿的是工资。过个一两年就转正了,是国家正式干部了!”

    “你啥时候当的联防员?。蓝姐惊讶道。倒没困为赵五语言的放肆而动怒。她如今也算有悠闲临时工作的,主人不在的时候照看下桃源筑,这工作的收入虽然不错,只是这能做多久?所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一直是她的愿望。种地,她一个女人家能种多少?

    “上周!”赵五拽拽的说道

    今天才周一。赵五一当上联防员就迫不及待的来了,如今在赵三顺家里也牛气牛气的。不过赵三顺是看他来介绍蓝侄女工作的,这才没赶集去。

    “蓝花,这次我可是专门为你来的,一份抢破头的工作!我好不容易才争到这名额。就看你的表示了,只要你从了我,嘿嘿,这工作就是你的了!”赵五色咪咪的看着蓝姐,说道。

    “让老娘陪你睡觉?就你这德性,回家找你妈去!”赵五以为蓝姐一定会答应的。女人三十如狼,四时如虎,没有男人怎么行?更何况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啊,却没想蓝姐骂他一脸。

    “好!咱走着瞧!”赵五这饭也不吃了,怒极阴笑一声直接走了。

    蓝姐骂爽了。哼着小曲到了赵三顺的院子。赵三顺一见蓝侄女,诧异道:“没碰到赵五吗?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

    刚才赵五要抢先去接蓝花,他自然知道那小子那几分心思。不过一个寡妇,一个未婚,有时想想,还真能是一对,总比一个女人单过的好。

    蓝姐哼了一声。道:“那犊子?走了!”

    “怎么走了呢?出什么事了?”赵三顺愕然道。“那他没说工作的事儿?”

    “三叔,您就别操心我的事了,现在不还有桃源小筑的活吗,干嘛非要去派出所干联防,那工作是女人干的吗?”蓝姐不满说道。“那犊子被我骂走了!”

    也不知道哪个羔子出的主意,居然找个女人干联防,尤其在乡下,女人联防根本不合适,上山下破,路不好。那都走出力的活。”赵三顺气到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人家好意给你找个正经事做,还是政府单位的,你到好,把人骂走了!”

    “老头子。现在蓝花不是干的挺好的吗,一个月的收入比干部都高,我看啊,联防又苦又累,不合适!”三顺老伴这时出了门,见叔侄女俩瞪着眼,顿时插嘴道。

    “你知道个啥。那小张是有钱,只是人家万一哪天不要蓝花照看了呢?最近那里住了人,根本用不到蓝花,这话人家没说,但总是不保险!”赵三顺一瞪眼说道。

    说起来。这段时间张国栋还真没进村里,也没和赵三顺交流过,仿佛将这事忘了似的。好在,工资倒是够一年的了,有两三万,如今还有几月才到期。

    正在这时。屋里电话响了。

    “老头子。是乡政府的电话”三顺婶子回去一会儿,接电话去了,很快,她朝外面喊了一句。

    “好了,别矗那了,今天整了不少东西,一会就在这吃饭!多了浪费”赵三顺丢了烟头,看了眼蓝姐,无奈说道。

    “三叔,那我去帮忙了!”蓝姐顿时高兴道。

    电话是郑春打来的,让赵三顺一阵纳闷。两人不对付,但今天打电话居然是郑春通知的,说分管农业、水利的刘乡长要到村里视察农业,马上就下来。

    说起来,这通知一般应该是乡政府办公室通知的,但郑春却是和下面打交道惯了。这次又跟随刘乡长下来,就直接通知了。

    “谁呀,看你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三顺婶子一看老头子接了电话后,眉头就皱着,忍不住问道。

    “刘镇元副乡长和郑春带人要视察农业工作,马上就到了!”赵三顺不耐烦说道。

    “那你得通知其他村委干部啊?要我说,现在的里干早的很,如果乡里能拨点灌溉费什么的,最好了!”三顺婶子唠叨道。“另外,乡领导要下来。这饭先做还是等会儿?”

    让领导下来饿肚子,这肯定是不行的。一般的。就在赵三顺这接待了,到年头,这费用都会补上。

    “先等儿吧!”赵三顺挥了挥手,去给其他村干部一一打了电话。

    虽然支书、村长一肩挑,但村里还有其他委员,陪领导干部视察,一些门面功夫还是要的。

    才不过半个小时,吉星村村口就来了几辆车,打的是一辆警车,也是派出所唯一一辆车,是郑春坐的。

    后面才是领导的车,是乡政府这次临时拨过来的。要说乡里,除了书记和乡长外。其余副职是没专门座驾的,但平时工作的用车却是

    赵三顺带着几名村干部,一早的就在大门外等着了。

    “哎呀,刘乡长,欢迎欢迎!”赵三顺一见刘镇元下车,顿时迎了上去,双手伸了过去。

    刘镇元秃顶。其他头梳着领导头,一身体恤收进裤里,腆着肚子,板着腰。笑眯眯的和赵三顺手搭了一会就松开了。

    “三顺同志。大热天的,让大家在这里等,我可要批评你啊!”刘镇元笑眯眯的说道。不过在旁边的郑春脸色却不好看了。

    同样是乡党委委员,赵三顺却无视了他,似乎刘镇元要比他高一级一样。但两人的关系,的确不怎么样,而且这次,却是以刘镇元为,他为辅的。

    众人一番客气。但实在是头顶太阳太毒,赶紧到屋里去。

    防:第一更。第二更稍后。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城市新农民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