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社科 > 《城市新农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篇 菜农也疯狂 第405、406、407章 肉身生机断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城市新农民》 作者:作品集

第一篇 菜农也疯狂 第405、406、407章 肉身生机断绝更新时间:2015-02-16

  百刃印一出,周围法力剧烈涌动,这天地中最本源的基本力量之一,一旦祭起,足能产生一股让人们心悸的气息来,修为越高,越明显。这一下,将所有人都震撼了。那两百法刃,每一个有两米之长,一米之宽,说为巨刃,也不为过。

    两百之数,将天地灵气被轰然搅动,更变得狂暴起来,让人无法直接吸收。

    围观的修士第一时间感觉到这方圆数公里之内,灵气的异常,脸色大变之下马上后退。准大高手级别修士的攻击,很容易让使他们受波及。

    真波及了,那只能是自己倒霉了。

    很多人并不看好张国栋,只是十九级的小修士而已,即使财大气粗又如何?晶石的确可以购买大量的中级法器、中级丹药等这一级别的东西,但这却已是极限。

    真正的好东西,比如高级法器、高级丹药、高级符纸等,并不是有晶石就可以买到的。

    这些东西,在宝楼里,一般当作镇店之宝来展示的。用来以物以物,交换的。上百张中级符纸,对上准大高手、高级法器的攻击,效果一目了然,让那些三四十级的修士深深的震撼了一把,原来,高级攻击法器的攻击居然是如此的强大,远了他们的想象。

    比如,上百把中级法器,也无法和一把高级法器媲美!

    这一点,从那张国栋分三次释放上百中级符纸的攻击效果就可以看出,这种级别的集中爆炸攻击,根本伤害不到准大高手级别的修士了。

    韩风轻描淡写,便将那恐怖的攻击力量给破掉了,在高级防御法器“白帝衣,前,那波攻击仅仅是“涟漪”

    “那是高级物质防御法器吗,居然如此的强悍,数十张中级符的集中爆炸,居然未撼动它丝毫!要是我能有那一件法器衣,大高手之下,又有何惧?。

    “如果准大高手拥有一件高级防御法器,基本立于不败了,即使对上另一个准大高手,也可以全身而退!”

    “这下万仙酒楼要除名了,这张掌柜一死,这再楼还能开得下去?”

    “为何仿市五位大人放任韩风、驼尊者、玄阴三人在此闹事,只是为了给“极道门”“雷府万阳宗,一个交代?

    这也太小题大作了!

    修士们在观战的兴奋之后,却又有些担忧,如今来了三名准大高手,仿市居然无法保护到万仙酒楼老板的安全,一个如此重要的人物啊。居然面临死亡了,如果换由是他们遇到此类事又如何?

    西南仿市也不安全了吗?

    议论纷纷,传言的力量非常恐怖的?就连人群中,那些执事、执法弟子也在憋着气,担忧不已。

    最外围,席铁汉和黄松这两名亲传弟子也在。

    此玄两人满眼是不可思议,而后是深深担忧和不解。

    “黄师兄,我在这段时间突破到了四十级,你更走到了四十二级,没想到这万仙酒楼的掌柜居然以十九级的实力能在韩风手下逃过一击,若是我,怕也要重伤到!”席铁汉巨目犀利,将张国栋在韩风一击之下不死都看在眼里,很吃惊的同时,也很怀疑。“不过,十九级的修士居然能有如此快的移动度?”

    黄松是仿市五大巨头之一“赤宵大人,的唯一弟子,也是五大巨头丰名亲传弟子里最稳重的。

    此亥听席师弟所言,胸中也如惊涛骇浪,不过随即他便看出点“眉目。了。

    “此人还兼有体修,并且身上有增加移动度的法器吧?”黄松思考了下,说道。

    他并不相信张国栋修为十九级。而体修居然有三十多级在东海之滨三天内,因为升仙令而得到的奇遇,前文有提过!因为这相差太大了。

    只不过,增加移动度的法器却是稀有物!因为它并不似飞行法器。它的主要作用在短距离内灵巧、加移动,非常的珍稀。

    即使他们这亲传弟子,也没有一件。

    据说,这种特殊的法器,在上古修士中,比较多些。但如今流传下来的却极少,而最痛心的,炼制这种特殊法器的工艺也失传了。

    “这张掌柜可能找到了上古遗址,运气好罢了!”黄松略带轻松的说道。

    席铁汉也点了下头,似乎也确认了此事。

    毕竟很难想象,有修士居然故意减慢自己的修炼度吗?

    真实情况是,张国栋体修三十五级,修炼出的却是法力,平时法力蕴涵在血肉中。而植修等级却只有十九级,以妖腾的成长为标准,生命妖力在紫府。

    “不过,师兄,师傅及师叔等为何这么放纵这三人,只是准大高手罢了,如果修士们对我仿市的信心开始动摇,这样下去可不是好事!哼,要说我,请大师兄他们出来,这三人不过三跳梁小丑,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仿市只有于师兄一个准大高手呢!”席铁汉很是不解的说道。

    席铁汉,就是一战斗拜

    黄松虽然是师兄,但席铁汉一旦战斗起来,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即使黄松有两级的优势,但胜也不会太轻松。

    “师叔这么做,自然有他们的道理”。黄松淡淡的说道。“不出意外,这一战后,结果就会揭分晓了,这张国栋能否入得了师尊、师叔的法眼,就看能否接下这三击了!”

    “什么,师傅和师叔在考验这小子?。席铁汉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即使他们也不敢硬接准大高手的攻击,别说十九级的小修士了。就算有辅助加的特殊法器怎么样,照样敌不过。

    但就时,就在众人以为张国栋死定的时候,张国栋却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使出了上古修士所拥有的强大神通来!

    “这。席铁汉目瞪口呆。

    “神通?!”与席铁汉、黄松掩藏在人群中般,还有名蒙着面的紫衣女子,也在观战。

    也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天空中,那瞬间凝聚的巨**刃,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如今张国垢删二百刃印,要比!前强大的太多“这张掌柜之前是掩藏了实力?如果此刻四十级的修士上去,遇到这法刃神通,不死也伤!”

    “没想到啊!”

    张国栋隐藏真实的实力,让许多修士吃惊。

    当然的,张国栋努力营造的“十九级小修士,的形象一下到塌了。

    而对张国栋来说,如今的关键不是能不能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了。而是如何才能解决掉眼前一面倒的战斗,而不死!

    准大高手实在太强大了!强的出了众人对修士等级差距的理解和推测!

    抵消了六成力量的攻击,居然还是破了张国栋身上的一件中级防御法器,轰到了张国栋身上!

    而眼前,那数米深的大坑,已经被鲜血浇灌的泥泞。可见这剩余是四成力量有多强大。

    张国栋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虚弱,虚弱的想马上闭上眼睛。

    血液的流逝,让他失去了大量的体力,如果不是体修出来的法力在支撑,论常人,即使不被轰成渣漳,失血也会毁掉这具肉身。

    但是,他不能闭匕眼睛,否则等待他的只有死亡!**的死亡,就可以让他完全的死亡。

    这次,张国栋深深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的底牌之一“百自印,!

    一施展出,四周皆惊!

    “神通?!”

    百刃印的出现,让于雷四人脸色大变。非常的震惊。

    那法力的波动气息,让他们从心底产生了颤栗感。越是接近大高手的修为,这种感觉越的强烈。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强大的神通?神通之力出现在一个小小的修士身上?!”韩风失态的说道。

    驻尊者、玄阴,也是一样。

    但随后,几人眼神里射出贪婪来。非常热切、贪婪。

    如果他们能获得一门新神通,在未来成为大高手后,实力必然会增加很多。

    大高手的战斗,最厉害和神秘的,就是神通!

    而凭借本身随意挥洒的剑气、刀气等罡气,只是基础的攻击手段。对大高手以下的修士能造成极大威胁。

    但若拿这基础攻击来对付大高手一级的修士,那作用就不大了。

    大高手一级,体内生命妖力在向法力转变,一旦完成全部转变,并大圆满,那么就是突破百级的时候!

    记载,突破百级,修士的生命将极大的延长,而且会飞升到另个高级的空间。

    飞升,是所有修士们心中的终极目标!

    韩风第二击,依旧是八成力量!

    对付张国栋,他认为这力量已经让自己快脸红了。但是,他依旧估计错了张国栋的实力。

    “百刃印,一出,神通之力,初显威能!

    那八成的高级法器攻击力量,和两百法刃轰然撞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最终碰撞的结果。

    “噗”

    让人震动和预测张国栋凄惨下场的画面没出现。

    “不可能?!”韩风一脸的狞笑,甚至绷紧了精神,准备随时取得张国栋的储物袋,说不定那里面就有这“神通,之术的玉符。但随即,他的脸色一下僵硬了。

    赤月钩的攻击,一下击溃了大半的法刃,但自身却在下一刻开始崩溃了。

    力量居然开始内乱,消散!

    这都是那神通引起的连锁反应!

    这下于雷、驼尊者、玄阴也是一副不可思议,开始了思考。

    那神通之术,居然引得高级法器赤月钩的攻击从内部开始崩溃了?!

    的确,到了准大高手境界的修士,每次攻击,已经带上了丝丝的法力在内。但如今看来,这法力在神通面前,似毫无抵抗之力。

    这让他们很沉重。

    如果遇到大高手呢?即使网晋升的大高手?!

    如此一推集下,就是十个准大高手,在五十级的大高手手下,也没有多大胜算!

    那赤月钩的力量还没赶到张国栋身前时,已经溃散完了。

    张国栋也呆了。

    没想到会如此?

    “哈哈,噗”张国栋狂笑了起来,但随即几口血喷了出来。

    “第二击,居然就这么过了?”

    底下一下乱了起来,这事情生的太不可思议了吧?

    第幼章十成力量的第三击!

    静!

    无论是天空,还是地面,一时的场面有些诡异,针落地都能清晰听闻,静的让人压抑。

    “这太出人预料了!”

    每个修士都是如此的想法。

    没办法!

    本来第一击的力量,已经强到离谱,若换一个十九级的修士,必死无疑。但张国栋的移动度和警觉性却大大刺激了众人的神经。

    这是一个十九级小修士所能拥有的能力吗?

    自然的,震惊之后,在所有人心里,张国栋已经不再是小修士了。而是与他们同等的修士,一样能够威胁到他们的生命。

    加上张国栋是万仙酒楼的东家,他们更收起了对张国栋和万仙酒楼的轻蔑之意。

    一个巨有财的同等级修士,那绝对是让人忌惮的存在。

    三十来张中级符随意的释放,二十多名修士重伤、修为大跌。

    如今又引得四名准大高手修士的出现,还订下“三击之约”张国栋出的风头已经太多了!

    妈的,太牛了,太富有了!

    这样的人,如果你得罪了他,说不定不用他出手,花点晶石就可以雇佣其他人来杀死你!

    所以这种人,是绝对不能轻易得罪的!“韩风,你这第二击可是落空了,那小修士可还没死呢!”鸵尊者这时却阴阴的提醒道。那话语意味值得琢磨,是讥讽?挑唆?羞辱?看好戏?

    已经有“三击之约”让韩风脸色铁青着不敢多言,否则自己身分可要大跌了。这本来就有点欺负小修士的意思。

    但如今你韩风两击居然没杀死一个小修士?是否再让第二个准大高手出马?

    这是在责怪和不屑?

    真让鸵尊者或玄阴出手,他们还真不好出手了。这事搞的太丢人了!

    于雷这总执事却是不满的瞪了驼尊者一眼,冷冷道:“别忘了“三击之约。!”这“三击之约。是五位大人默认了的,有深意。

    但你三击都杀不死一个低级修士,再动手,说不定五位大人就要亲自出手抹杀你了,不管你是否是准大高手,背后有什么势力!

    韩风三人脸色否变,也感觉事情有点失控的危险。

    韩风深吸一口气。

    看着地面,就快要倒下的张国栋,杀意凛然,让数里地外的修士们都感觉出冷颤来。

    “小子,这次你必死无疑!”

    “哈哈,必死无疑?”张国栋闻言却振作了下,大笑了起来。

    那不稳的脚步,让人担心张国栋随时可以被风吹到,然后再也起不来了。

    人群中,忽然有人开出了赌盘,赌张国栋可以活下来,一赔五十,死,则是十赔一。如此大的赌盘,让底下的修士一下兴奋了起来。

    “这张东家,死定了,韩大人不可能再次轻敌了!”

    “快来买啊,赌韩大人将张国栋轰成渣,血肉横飞,十赔一,张国栋逃过此劫,但最终一刻内死亡,五赔一,张国栋逃过此劫,活下来,一赔五十,机会不容错过!”有人叫趁机喝道。

    再一看,却是几拨人。其中有雷辉本人,不过他不需要吆喝,手下已经代他做了。

    还有几拨人,却是仿市宝楼和赌场,以及一些散修开的赌盘。再就是万阳宗、极道门的弟子在开赌盘。

    不过这玩意,得有实力才能开得起。

    雷浑等名人在那一站,站台,基本上不会输了不给钱,所有感兴趣的人纷纷掏出晶石压上。

    “我买一百,韩大人胜”。

    “我三百,韩大人胜!”

    “我”

    “雷少爷,已经有二十二万下品晶石买韩大人胜了!”一名仆人,带着喜意,来向雷浑汇报此事。

    每个赌盘,都有不同的标准,让大家选择。

    一旦选错,那么就输了。

    雷殊看向张国栋,带着浓浓的恨意。但一听有这么多晶石下注,买韩风胜,却让他满意的一笑。

    基本上,庄家都是赢家。

    “我买一万晶石,韩大人胜!”又有大笔买家加了进来。

    “多少都接下,去吧!”雷晖一挥手,笑的更狰狞了。

    张国栋,你让我损失了晶石,又丢了脸面。这次,我要连本带利的捞回来!看你怎么死?!哼!

    “我买一万晶石,赌张东家活下来”。这时,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带着愤怒,朝雷浑这边的赌盘砸下。

    “哟,是万仙酒楼的二掌柜”。有人调侃道。

    “一万晶石?!”

    小虎拨开人群,后面跟着魏燕。

    走到赌盘前小虎一脸挑衅的看着雷辉的仆人,说道:“我赌一万,你们敢不敢接?要是你们输了,就得赔五十万晶石!”

    “哗”。

    “这万仙酒楼估计是急疯了,居然砸一万晶石买他们东家胜?”

    “可以理解嘛,张国栋没有了,这万仙酒楼自然开不下去了一”

    “不过五十万晶石,啧啧,要不,我也再买点张东家胜?”

    “必死之局,晶石多的没处用了?”有人就不屑道。

    这一席高,打消了绝大多数人的念想,还是赌韩风大人胜,赢的几率大点。

    那仆人不敢乱接,一万晶石啊,那真赔了,就得赔五十万晶石,雷浑自己是输不起的,除非雷泰大人接下。

    五十万下品晶石,就是五千中品,五十上品晶石!这是一笔天文财富!

    “嘿,做生意,自然来者不拒,接下”。雷辉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做主接了下来。在他看来,赚张国栋的钱,不赚白不赚。

    魏燕在后,犹豫了下,也掏出自己大部分的晶石,买张国栋胜。

    “我也买四百晶石,赌张东家胜!”

    拿了明证小虎和魏燕飞快的出了人群。

    “小虎,你哪来的那么多晶石?三万呢?”魏燕终于抓住机会,低声询问小虎。她以为,小虎是偷了东家的晶石。

    “燕子姐,你别问了,还是看东家吧。要是东家出个万一,我们都得散了一”小虎却左右而言它,拉着魏燕朝人群前钻了去。

    “哎”魏燕一脸忧愁,叹了口气,跟着小虎进了人群。

    说起来,张国栋对她们是很好的。也不似一般掌柜,会录削杂役弟子。这才几月,她就拿了张国栋几百晶石的奖励了。

    这次,算是尽自己的心意吧。

    “黄师兄,你看这张国栋能挺过第三击吗?”一边,席铁汉看着出现的几个赌盘,有些兴奋了。

    “不会!”黄松这次却马上回答道。

    人的运气,可有一,不可再。那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可以连续的三番五次的逃过韩风的攻击?

    “嘿嘿,师兄的眼光那是没错的,我去买点赌盘,赚点晶石花花,雷浑这混蛋虽然很混蛋,但晶石却是不嫌多的!”席铁汉搓了下手,大步朝几个赌盘走去。

    黄松眉头一皱,随即叹了一口气。

    说起来,他也经常品万仙酒楼的东西和美酒的。虽然对张国栋不熟,但也没什么过节,心里反而希望张国栋能挺过这次。

    但这可能吗?

    “我的命,只有我才能做主!这次,若能侥幸不死,极道门、万阳宗、雷府,你们要付出代价的”。张国栋喷血一停,他的脸色更苍白了。但不输的,却是他的斗志,那豪言壮语的誓言。

    那“代价。二字,清晰的印入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不知死活,哼,你去死吧!”韩风大怒。让这么一个小人物挑衅自己,而且放出如此话,实在太让人奇怪和无法接受了。

    第三击!

    空

    嗡嗡

    那一片区域,空间居然承受不住这十成力量在高级法器上施展的一击,震动了!

    “高级攻击法器,物质攻击,在准大高手手上全力施展,居然会如此强!”

    那攻击力量一瞬间化为实质,如云气匹练,朝张国栋吞噬而去。

    这度比之前提升了两倍不止!

    但张国栋呢?

    居然不闪避?还在那,带着笑意?是在嘲笑韩风需要释放第三击才能杀死自己吗?

    长虹呼啸而至,实际上在瞬间,快的让人眼睛都跟不上了。只是大体的猜测,这一下下去,张国栋估计要成渣滓了。

    连法器都承受不住,何况是**?

    那庞大、辉煌的建筑群里,一座花园里。

    七位气势浑然的修士,在花园饮茶。

    有男有女,其中四位便是仿市的四位巨头。其中那赤宵和幽蓝两位府主,平时出现的多。其余三人,却大多时间在的炼,并不插手俗物。

    但这次,这里来的客人却不同以往,都是大有身份之人。但这本该是五位巨头里,却少了一人,也是五人中的大府主。他并没出现来接待三人。

    雷泰三人倒没什么怨言。

    “雷泰,你怎么看这第三击呢?那张小子是否能逃过此一劫?。赤宵笑眯眯的问其中一蓝袍老者。

    这蓝袍老者,就是雷泰。

    在大高手里,雷泰以脾气暴躁,而且极为护短,为名。

    另外一人,身穿烈日赤袍,却是万阳宗的宗主,尊称“金轮法王。一头金,身体散射着炽热的气息。

    第三人,却是极道门的门主,整个人如出鞘的祟天巨剑,散着极为危险的气息。仿佛随时可以给人雷霆一击。

    雷泰哼了一声,瞥了眼脸色冷峻的极道门主,说道:“那就得看白门主的爱徒,若由我徒出手,只需一击即可”。

    他的徒弟,就是那鸵尊者。

    而极道门主的徒弟,便是韩风。那金轮法王。却收了个叫玄阴的弟子。

    门派之间,从来没有和睦一说。

    雷泰的讽刺,很明显。

    “哼。极道门主却冷哼了一声。“这事不劳雷府主操心!”

    “我到是很担心,那小修士所拥有的神通,如果放在大高手手里,想必威力也不会差!”万阳宗宗主金轮却嘿嘿一笑,说道。

    忽然的,其人一致朝战斗区域看去,仿佛他们可以看到这一场战斗的第三击现场似的。

    “结果马上就揭晓了!”

    第姆章肉身生机断绝!

    “噗”韩风全力的一击化为云气,摧枯拉朽的一路而过,连空间都震动不已。但张国栋没有再动,看着攻击临身,也毫无动作,实际上,他已经没多的力气来闪避了。

    那力量化作的云气瞬间将张国栋吞噬掉了。

    “哈哈!”弗风一见,顿时张狂大笑。

    但一看周围的人看他很怪怪的眼神,顿时闭嘴。

    哼了一声,弗风重新变回了冷脸。这变脸度之快,堪称奇迹。

    “轰!”

    那云气力量居然未减丝毫,冲向地面。那地面就遭殃了。出现十几米深、数十米宽的巨坑来。

    如果,要找人的血肉残渣,估计得下坑才知道。因为张国栋的气息忽然消失了,那可能意味着已经死了。

    “不好!”于雷在这一击后,第一时间向那坑内落去。鸵尊者和玄阴、韩风一见,也不甘落后,马上跟上。

    那坑里,说不定还有张国栋的储物袋,那里面万一有刃型的神通之术呢?刚才可是见了,在张国栋重伤欲死之下,居然让韩风八成一击消散,这威力实在很大了。

    大的让准大高手失态,大高手们热切。

    几乎在同一时间,这天空出现七道人物来,似瞬移!

    七人中,幽蓝大人朝下面一挥袖,就见坑内到飞出四人来。

    可不就是于雷、韩风、驼尊者、玄阴四名准大高手!

    “幽蓝府幸的“流云袖。真走出神入化,到了大成的地步了”。金轮法王眼睛一眯,嘴上夸奖道。

    这“流云袖。其实也是一门神通,和袖里乾坤有相通之处,对空间的掌控要求很高。算得上一门很实用的神通。

    幽蓝芙却第一个落下地。其他人随后。

    “见过师傅,诸位大人!”

    “师傅,师叔!诸位大人”。

    四名准大高手忙行礼。

    心里更骇然,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禁锢住了。这大高手施展的可是神通?如此厉害?

    但随即,四人却猛的沉静下来,三道目光看向韩风,非常的诡异。而韩风却脸红脖子粗,低着头,不敢看雷泰的目光。

    “结果如何了?”

    雷泰眉头一皱,问道。

    “师傅”

    幽蓝芙一见这情形,顿时看向于雷,于雷忙点了下头。幽蓝芙眼睛一亮,顿时飞身下坑。

    “没死?!”雷泰深吸口气,带着怒意,责问韩风。

    韩风羞愧的样子,让雷泰很下不来台。

    一个准大高手,拥有一攻一防两件高级法器,居然连个植修十九级的小修士都收拾不了。三击啊,居然没当场干掉小修士!

    几名大高手神色各异,这下,雷泰的笑话闹大了。

    赤宵等人甚至等雷泰大羞恼之下,挥袖先走一步。往常,雷泰的确是这样。

    但这次,雷泰却一甩手,抓着韩风给扔了出去:“滚回去反省!”

    然后,就见雷泰脸色几变后。才忿忿的说道:“平时惯的太厉害,这次终于让这小子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

    这话出口,声音洪亮,传出很远,这就成了雷泰故意让弗风吃憋了?

    “雷大人果然高明”。不论同为大高手的赤宵几人心知肚明与否,反正远处的修士们却盲目的开始崇拜了。这大高手的风范,让他们在闲暇时,总是崇拜,津津乐道。

    名师出高徒,有个大品;…串傅那是每个一中低级修十梦寐以求的事是认一猜”平时对一般修士看都不会看一眼。除非那些天资极高者。

    就如于雷,等这些准大高手。再如席铁汉、黄松这些亲传弟子。如今修为不一定很高,因为他们修炼时间断。但是他们的潜力却太大了。

    韩风被甩出去后,一溜烟的走了。

    这台阶算是下了。

    金轮几人暗骂一句,老狐狸!谁说雷泰脑袋一根筋,这事却做的太自然了,脸皮厚到无法说。

    碍于身份,金轮、赤宵等几个老家伙,没有再下坑,在等幽蓝芙上来。对他们这一级别的修士来说。在这么多后辈面前,即使对那张国栋的刃型神通之术非常窥视,却也做不出一起飞下坑的动作。

    他们只能等幽蓝府主上来。只是心底却在奇怪。为何坑底没有那小修士的气息?

    幽蓝芙在坑底找到了张国栋。却意列了下。因为张国栋的肉身虽然残破。血肉模糊了,但好在没缺胳膊少腿。只是残破的皮肤覆盖着一层灰白色,失血太多了。

    肉身在快的死亡着,这已经到危及修士性命的地步了!

    幽蓝芙惊异的看着张国栋。那气息几乎随时要断了。基本和死人快差不多了。

    但她一触及张国栋的身体。却感觉张目栋还有救!

    只是。救人得大府主才有此能力!

    “既然不该死。那就救吧!”幽蓝芙取出一颗蜡丸,将外壳捏碎,一股浓郁的清香扑鼻。给张国栋服下,一把拉起,飞出了深坑。这丹药只能吊下命,讨一点时间。

    到了地面,幽蓝芙并未停下,直接朝大府主的地方飞去。

    “此人随时会死掉,我先带到大府主那去!”

    雷泰三人自然不甘这事就这么结束了,马上跟上。

    刚才,他们的灵识关注着幽蓝芙在坑里的一举一动,幽蓝芙并没有做什么动作。

    “什么?张掌柜没死掉?”

    这话题马上就传开了。

    幽蓝芙急匆的带走了张国栋。这事情根本就守秘不住。只是,大多人关心的是,张国栋几时可以死。

    如果不死,那么他们的晶石赌注就全亏了!

    “放心,五位大人的府邸里有我的表哥的小舅子当差,他是一名执事,消息是最灵通的!”

    结果,一场战事,搞的西南仿市都蠢蠢欲动,躁动不已。

    心情更差的,其实还有雷挥这些人。极道门、万阳宗、雷府,三家可是开了大赌盘了。这要是张国栋不死。他们就得赔掉一笔巨款。那可是上百万的下品晶石!

    仿市雷府的院子里。

    雷辉此刻正阴沉着脸,在厅堂里走来走去。

    一会工夫,一名仆人满头大汉的小跑了进来,那动作小心翼翼。还不时的偷瞥一眼雷辉,吞了几口唾沫,才道:“少爷,赌张国栋能活下来的赌金,有,有”

    “有多少?!””这数字让这仆人心都凉了。太惊人了!

    “哦,不多”雷辉下意识的说道。接着暴怒。“什么?!你说有一万?”

    那可是一赔五十啊,那就是五十多万?!

    这声音徒然拔高,让那仆人吓的扑通一声软倒在地。

    “是,如果那张国栋可以活下来的话,我们就得赔出去五十二万下品晶石。也就是说,我们这次赌盘不仅赚不到,扣除那赌韩风胜的二十七万晶石外,还得倒贴出无二十五万下品晶石!”被雷辉一吓,这仆人的话语居然利索起来,一口气说完,然后脸色白在,似乎等待少爷的命运录夺似的。

    二十五万下品晶石啊,对雷少爷也是一笔天文数字,除非找雷大人。

    雷辉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随即脸色一白。

    他父亲的严厉,他从心底怕的要命。这次要是赔掉二十五万下品晶石,雷府估计也要吐口血了。

    如今在外界,晶石有多珍贵。资源有多珍贵,那不可以以道理计的。

    没有了这些资源,雷府凭什么召集更多的散修为其效力?怎么壮大雷府的实力?

    “怎么办?”雷辉一时给吓到了,没有主意。“少爷,少爷,现在这只是最坏打算,那张国栋随时可能死掉了,要不。您问下老爷,老爷不是在那里吗,肯定第一时间知道这消息一”那仆人忽然说道。

    啊,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先问下。这事不要和父亲提就没事!”雷辉一拍巴掌,说道。“这事还没生,那张国栋一定会死,的!”

    急忙给父亲传讯。

    很快,雷泰的讯息回来了。

    先刮斥了一顿儿子,然后才在上面说道:“这小子肉身生机随时可能断绝,即使那老家伙出手。估计也很难救回!”

    但还有一事没说,张国栋肉身的确受伤太重了。只是脑海、紫府却有一股力量在缓慢滋润着、保护着。只是这股力量,连幽蓝芙等人也没现。

    “太好了!”雷辉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上。那仆人也松了一口气。

    “对了,少爷,据说极道门、万阳宗也开出了大赌盘,买张。那子的活下来,也是一万晶石,也是一笔!”

    “哦”

    雷辉愕然了下,没将这事当回事。

    大家都承担着风险,总不能让你一家坐看自己的笑话。这就是面子问题。

    一处小院子里。

    门外等候着几位大人,赫然是雷泰、赤宵等人。除了他们几人。这院子周围千米,并没有其他人在。

    良久,那门悄然打开,一名白白须老者走了出来,随即叹了一口气。

    雷泰三人相视一笑,心里一松,死了就好!张国栋一死,三家的面子自然保住了。

    比:三更近万只求下推荐票!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地球最后一个修仙者城市新农民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