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总裁的私有宝贝》在线阅读 > 正文 Vip390:红颜祸水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总裁的私有宝贝》 作者:作品集

Vip390:红颜祸水更新时间:2016-10-27

    “我说真的。”宛情急忙说,“你那个女朋友,居然说那种话,她完全配不上你。没了她是你的幸运,你不用觉得可惜,你值得更好的。”

    “你说得倒轻松!”徐重有些愤怒,又有些委屈,忍不住大倒苦水,“可是我都二十六岁了!我堂哥他们二十岁就结婚了,不到一年就生小孩子了,现在小孩都要上小学了!你知道我爸妈多急吗?我婶婶家是做生意的,比我们家有钱,老轻视我爸妈。我爸妈心里难受啊,好不容易我当了警察,让他们风光了一下,可我一直不结婚,没小孩,又让他们没面子了……”

    宛情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太平那个地方,的确落后一点,思想上也比较传统,像她这种二十岁生小孩的,在那里是一大把吧?她弱弱的说:“其实太早结婚不是好事。”

    徐重直觉她是大城市来的,以为她不了解农村,说道:“可是我们那里,男人一过二十岁,就是要找对象!不然就说明你没用,连老婆都找不到!我爸妈好想抱孙子,虽然和婶婶他们偶尔心里不和,但平常也很好的,以前老抱着他们的孙子不撒手。现在侄儿侄女大了,不让人抱了,他们想过过干瘾都找不到!结果我说准备结婚了,却……呜呜……你们女人太坏了!”

    徐重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先前攥在手里的纸巾居然派上用场了。

    宛情没想到他一个大男人真的会哭,急道:“你是人民警察,不要哭啦,不好看!”

    “反正又没人看见!”徐重破罐子破摔了。他忍了几个月了,每次回家被逼问结婚的事,痛苦得不能自已,结果根本找不到人倾诉,没人能安慰他。现在突然发泄出来,再也忍不住。

    “我……我不是人啊?”宛情问。

    徐重低着头,肩膀抽了几下:“你……你就当没看见好不好?”

    宛情愣了一下,无奈地说:“……好吧。”然后就在一边递纸巾。刚刚明明是她在哭的好不好?不过能见到人民警察这样,也算值了……

    徐重哭够后,开始尴尬,低着头不敢抬起来,捏着警帽问:“厕所在哪里?我想洗个脸。放心,只用水,不用别的!”

    “在那边。”宛情指了指,觉得有些饿了,就去做饭。片刻后,徐重从厕所出来,在门上撞了一下。宛情听到声音,急忙跑出去,心道你别给我撞坏了,这不是我的房子。

    徐重摸着头,有些不敢看她——居然哭了,太没面子了!

    宛情问:“你要不要在这里吃饭?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宝宝出了意外,我肯定活不下去了。”

    徐重一愣,抬头看着她:“不要想不开。世界上比你苦的人多的是,但他们仍然好好地活着。”

    宛情被他训得一怔,点头:“我会的,以后不会想不开了。”

    是啊,世界上比她苦的人多的是,她伤春悲秋做什么?她至少还有点钱,不至于马上就饿死。等孩子生下来后,她也能自己去赚钱,只要她肯努力,日子总不会太差。只要地球没有末日,她的生活就没有末日,她怕什么?

    “徐重,真的好谢谢你。”一句话,点醒了她。

    徐重尴尬地撇开头:“谢我干什么。今天没有我,同样会有别人送你去医院的。只不过我先把你带走了,后来的人就没碰到。”

    宛情一笑:“你真的很好。”心态这么好,这么乐观。而且这句话,很有意味。

    徐重被她弄得脸红了,转身往外走:“我不吃饭了……回所里看看,还要把车开过去呢。改、改天吧,你孩子什么时候生?要不要留我电话,万一需要帮助,你就打给我,打我们所里电话也行!我们警察嘛,本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

    宛情本来不想麻烦他,但想到不久就要生了,她一个人的确不能逞强,就留下了他和派出所的电话。

    徐重又说:“一个人住当心点,门窗什么的要关好。”顿了一下,“不过对面就是派出所,也没人敢那么大的胆子。”

    宛情点点头,她当初租这房子,一是窗外环境好,二就是安全!虽然不是小区,但挨着派出所,比一般的小区还安全呢!

    徐重走下楼,打开楼下的防盗门,正好看见一个人从门口缩走,刚要大骂——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派出所外探头探脑——结果仔细一看,吓了他一跳:“妈!你怎么来了?”

    原来刚刚缩头的是他妈!

    徐母是个瘦瘦的女人,五十来岁,头发半黑半百,脸上长着雀斑。今天提着家里种的菜、养的鸡来城里看儿子,结果一到派出所就听大家说他照顾孕妇去了,还问她是不是要抱孙子了。

    她没听到风声啊!徐重没说啊!顿时心里冰火两重天——如果要抱孙子了,当然高兴;但这小子不对家里说,是在搞什么啊?

    又听说孕妇就住在对面,她觉得不对劲了!徐重的女朋友在市里啊,这里有一个孕妇……肯定是徐重不学好,在县里乱来了!

    徐母扔下鸡鸭玉米,立即跑了过来,心里升起点捉奸的想法。走到门口,见大门紧锁,这门还很高级,居然有一排数字镶在上面,难道是传说中的密码锁?

    徐母不敢乱来,连怎么按门铃都不知道,只能踮着脚尖朝里看。见徐重出来了,她拉着徐重问:“听说你在这里藏了个孕妇?!你怎么对得起小叶!”

    小叶就是徐重先前的女朋友。徐重一听这名字,心里就不舒服。刚刚哭了一场,已经舒坦了,结果他妈又来烦他……

    “你倒是说话啊?”

    “妈你不要乱想,我什么时候是那种人了?人家和我没关系,我就是看她不舒服,送她去医院。”

    徐母听他这么说,想想他那愚笨的个性,也就信了。

    当晚,徐母住在徐重宿舍里,想来想去有点捉急儿媳妇和孙子,而小叶好久没见到了。

    徐重老说她忙,没有忙成这样的!刚工作那年还好,几乎每个月都去他们家,后来慢慢地不去了,估计是嫌路不好——每次坐车后,那丫头都晕车,看着人心疼。最近这一年,更是不见人影了。去年下半年,徐重说要结婚,还要去提亲呢,结果又说要多工作两年好存钱。过年时他们村有人办喜事,又趁机催了一遍,居然还是不急!

    他不急,她和他爸急啊!

    徐母辗转反侧一夜,想到徐重笨,害怕儿媳妇跑了,第二天爬起来就给小叶打电话。这一打了不得,小叶不知道怎么向徐母交代,干脆恶人先告状,诬陷是徐重辜负了他,说:“我以后和你们徐家没有关系了!”

    徐母电话一摔,怒气冲冲往派出所对面跑。刚好宛情出门买菜,小心翼翼地扶着肚子。她一看,应该没错了,冲上去质问:“你是不是认识我家徐重?”

    宛情一愣,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派出所,小心地问:“请问你是……”

    “我……”徐母气得肝儿疼,想打死她,但见她是孕妇,又不敢真打,就伸手在她肩膀上拧了一下,“我掐死你这个……你这个红颜祸水啊!”

    徐母没读过什么书,电视剧倒是看得不少,一急之下,还冒出个恰当好处的成语来。

    五月天,宛情穿得有些薄了,一下个就被她掐痛了,差点跳起来。

    “你干嘛呀?”宛情大叫,急忙躲开,“你是谁?”哪有一上来就掐人的。

    “我是徐重他妈!”徐母指着她,“你说,你是怎么勾引我家徐重的?哎呀,你不是在我们镇上住过的那个小妞吗?你把文家老大勾引到不收你饭钱,居然还勾引我家徐重!”

    “我……”宛情冤枉死了,听说她是徐重妈,自然不好不敬,“你在乱说什么啊?”

    周围开始聚拢人,听了她们的对话,议论道:“我就说这女人有问题!年纪轻轻的,一个人怀着孩子,就没见她男人出现过!”

    “是啊,长这么漂亮,一看就不是好人!”

    宛情听了,心里头火气直冒。我刚想好好过日子,你们别惹我啊?谁惹我我骂谁!我不骂,我还要代替孩子骂呢!

    “我们徐重的女朋友都被你气走了!你还我媳妇儿!”徐母这些年想儿媳、想孙子想疯了,顿时忘了宛情怀孕,冲上去就想打人。

    还好徐重看到这边的动静赶到了,冲过来一把拦住她:“妈!你干什么?!”大清早的,也不嫌难看!

    徐母伸手在他肩上一打,急得哭起来:“你说!你怎么回事?你和小叶好好的,怎么就跟她搅合在一起了啊?你对得起小叶吗?我……我告诉你,我绝对不承认这个女人!一看她就不正经!”

    “妈你不要闹!”徐重火大地吼了一声,轻声对宛情说,“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你快回家去吧,我这就带我妈走。”

    徐母猛地推开他:“你这个不孝子!居然吼你妈,对外头的女人就轻言细语!你还是警察呢,你有了小叶,还和她在一起——”徐母指着宛情,看见她的大肚子,心里头纠结了,“居然肚子都这么大了!”

    哎哟喂,孙子哟,她是要不要哟?!可小叶是她媳妇儿啊……

    “我打死你个糊涂账!”徐母劈手打徐重。

    宛情看不过去了。徐重多好的一个人啊,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事,多苦啊,你亲妈还来添堵——到底是亲妈还是后妈啊?

    宛情不敢去拉,只能在一边喊:“你们不要这样。”

    还好,对面警察跑过来了,生拉硬拽把徐家母子拽了过去。宛情犹豫了片刻,见周围一群人指指点点,冷眼扫过去。大家一怔,纷纷散开。

    她想了一下,到底牵扯到自己了,要不要过去看一下?想到徐重昨天吐的苦水,她很同情,不想袖手旁观,就挺着大肚子过去了。

    走进派出所,听到徐母的骂声,徐重接着吼道:“我和小叶分手了!早就分了!我才没有对不起她!”

    “你还敢狡辩!我都跟她打电话了?”

    “你就信她,不信我?我是你儿子!”

    宛情在人群外站了一会儿,大家发现她,把路让开。她一皱眉,还真把她当小三了?

    她走进去,见徐重耷拉着脑袋坐在凳子上,徐母坐在一边,气冲冲地按着腰,估计也气得不轻。

    “那你说,你们怎么回事?居然就分了?小叶哪点不好,你为什么和她分!”

    徐重沉默片刻,怒吼道:“我嫌她丑!世界上她最丑!”心丑!恶心死了!

    徐母倒抽一口气,大吼起来:“白养你了!所长,所长,你快开除他!给国家丢脸了,不要让他呆这里了……”

    所长在一边叹气,见宛情来了,叹得更凶。他也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啊!不过徐重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没发现过蛛丝马迹啊;而且全所属他最实诚,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徐重难过地道:“你非要我告诉你,是小叶不要我了,她嫌弃我,你就高兴了。”

    徐母一愣。

    宛情见徐重那样,莫名难过。

    “人家有市长的儿子追,我什么都没有,带她回家还让她晕车,凭什么娶她?她嫌我没钱,嫌我笨,嫌我不知变通,嫌我傻,嫌我这辈子养不活她,不能给她穿金戴银!”

    “徐重,好了好了。”所长一听,也心疼起来,不忍他再说下去,急忙劝道,“别和你妈置气。”

    徐重头一扭,趴在桌上哭起来。

    同事们不好留下来看他笑话,赶紧跑了。

    徐母也安静下来,愣了半天,走过去抱住他的头说:“没事!没事!她看不上我们,我们还看不上她呢!以后找更好的,更好的……”突然看见宛情,她一把把宛情拉过来,“哎呀,你伤心什么啊!这个……这个姑娘叫什么来着?这可比小叶漂亮多了,一看就是个心好的姑娘!”

    宛情:我刚刚还是红颜祸水、勾引完文老大勾引你儿子,这就心好了呀?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总裁的私有宝贝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