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大梦七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出售柳条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重生之大梦七年》 作者:作品集

第四十六章 出售柳条更新时间:2017-09-14


“什么?你要给农户低价提供柳条?”苏老头惊叫道。



    “不是给所有农户,是给曾经销售柳条给我们的农户。”穆东纠正道。



    穆东找到苏老头,提出了一个方案,苏老头被吓到了。



    穆东的方案一共两条。



    一,柳条绝产的农户,如果曾经在大东工艺品公司销售过柳条,凭着县上绝产补贴的手续和大东公司的收购单据,每户提供低价柳条500斤;



    二,资助100位50岁以上的柳编民间艺人,每人可低价购买柳条500斤。



    这个方案,让苏老头震惊不已,他望着穆东一脸的不可思议。



    “小东子,你算过没有,这么弄,你的柳条够不够?”



    穆东道:“我大体算了一下,全县的绝产面积是一万亩,现在柳条种植,都是大块地,基本上每户最少也有五六亩,有的还有十几亩,就算是平均每户种植六亩地吧,大约是1700户,这里面肯定有没卖过柳条给我的吧,就算有三分之一,还剩下1130户,每户500斤,就是56.5万斤,加上第二项5万斤,大约61.5万斤。我现在存了大约300万斤,足够了。”



    顿了顿,穆东又说道:“就算所有绝产农户都去我那里卖过柳条,最多也不超过100万斤。”



    苏老头佩服不已,这个小子,看来真是动了心思了,这是大善啊!



    在穆东的计划里,绝产农户,拿到柳条后,不论是自用还是高价售出,都会有一些收益,可以减轻绝产带来的损失,加上县上的补贴,基本可以度过难关了。



    至于没在穆东这里销售过柳条的,很抱歉,真的顾不上了。



    至于减产的,那就更对不起了,今年柳条价格高,减产户几乎没有损失。



    苏老头沉思半响,对穆东道:“小东子,我老头子佩服你的豪气,这样,我也拿出两万斤,陪你疯狂一把。”



    穆东道:“老爷子,别,你和我不一样。我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挣钱的机会,你这是养老的钱,还是算了,心意我领了。我来找您,主要是第二件事,那100位民间老艺人,您负责考察推荐,没问题吧老爷子?跑腿可是个辛苦活,我给你派辆车,带着您四处转转。”



    苏老头彻底无语了,自己出面推荐,落得大好口碑,还不用自己出柳条,这小东子,简直是把一份天大的人情,送给了自己啊。



    想了一会,苏老头道:“我没问题。小东子,我提个建议,这个事情要在你的柳条大部分都销售出去以后进行,前期预留出来份额就行。”



    穆东道:“为什么啊?我还想先进行这件事呢。”



    苏老头瞪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原因有二,第一,现在柳条价格还在涨,预计麦收以后,价格会涨到最高,你后期进行的话,优惠价和市面价格差距比较大,效果更好。二,你搞这么大的动静,弄不好会引来几头饿狼,如果手里还有柳条,对你来说,是个大麻烦。”



    穆东彻底服气了,第二条他是万万没想到的,只想着做些好事,没想过可能会引来恶意的觊觎。



    只是第一条他不大明白,问道:“为什么麦收以后价格会最高?”



    苏老头得意洋洋的说:“柳编行业是手工编织,麦收的时候,大家忙着收麦子,没人有空编织,收完麦子,大家都有时间干活了,这时候大工厂的订单就会往农户手里分散发放,工厂就需要大量的柳条,明白了?”



    穆东确实明白了,也暗自庆幸,遇到这么一个行业前辈,让自己少走不少弯路。



    一切商量妥当,苏老头给家里人打了招呼,随着穆东去了小学校。



    第二天,穆东让穆大国开车,带着苏老头四处考察,确定需要资助的老艺人去了。



    苏老头首先确定了自己熟识的同行里,需要资助的,重点是年龄大,手艺精,自己没有种植柳条或者柳条绝产的。这样一来,先确认了大约十几个人。其他的名额,就需要去各个镇上、各处村里到处走访了。



    于是,苏老头到了陌生的村子后,就宣称自己是大东工艺品公司的技术员,需要找一些年龄大的老艺人,加工一些精细的货品。



    去了老艺人家里,慢慢的聊,了解对方家里的情况,有没有种柳条啊,收成怎么样啊,也就知道了此人是否需要资助。



    这样下来,每天都能找到一些备选的人员,然后苏老头慢慢的对比一下,又删去一些。最终用了大约十天的时间,100个老艺人的名单终于确定了。



    这期间,穆东只短暂在小学校待了两天,就去了泉城陪肖肖和老妈,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待在泉城,穆东很是放心不下,把学校稍微安排一下,就跑了回去。



    况且,第三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在肖肖的肚子里。



    6月10日,接到苏大爷名单搞定的电话,穆东回了鲁南。芒种已经过去好几天,鲁南的麦收基本上都结束了。



    而此时柳条的价格,已经上涨到了白条每斤4.5元,蒸条每斤10元。关键是有价无市,市面上可以流通的柳条极少,谁都捂着货不动。



    穆东决定动了,虽然他知道,还有一些上涨的空间,但是他不想再等了。真正卡在高位上,太惊险了。



    中午,穆东通过苏大爷的朋友圈,放出了计划销售柳条的消息。两个小时候,穆东就被堵在了小学校办公室里。



    来的是熟人,章教练和贾富贵。穆东的那辆黑色奥迪,就是从贾老板手上买的。



    贾富贵最近快发疯了。他手头有一个金额100万美元的洗衣筐出口订单,三个月以后交货,晚了就要支付违约金。可是现在,不但还没开始加工,柳条都还没买到。问谁都是不卖、没有。按照市面价格,完成这个订单,光是柳条就需要180万元,大部分都需要使用材质很好的蒸条。况且,现在欧美圣诞节的礼品篮子订单也快下来了,自己都不知道敢不敢接这些订单。



    贾富贵早就打听到穆东手里有柳条。听说是自用的,但是没见他厂里加工过什么,就打起了上门收购的主意。他知道章教练和穆东熟,找了好几次,但是章教练也不知道穆东到底卖不卖,没敢轻易上门。都是朋友,万一被拒绝了,面子上太尴尬了。



    没想到今天中午传出消息,穆老板的柳条打算卖啦!



    贾富贵火速找打章教练,拉着就来了学校。



    贾老板财大气粗,一张口就是70万斤,白条20万斤,蒸条50万斤。贾老板急眼了,先买一些备用,圣诞节的欧美订单才有底气去接单。



    穆东有点意外,看人家这才是大老板,财大气粗,张嘴就是几百万的生意。



    想了想,穆东说道:“贾老板,咱是老熟人了,你看那辆奥迪,我开的很好,一直心里感谢你呢。”



    贾老板心里咯噔一下子,糟糕,这家伙要提条件,先说好话,肯定没好事。



    穆东接着道:“贾老板,我直说了,我是打算一点一点慢慢卖的,只能给你20万斤,蒸条白条随便你,你也知道,价格还在涨。其实我本来是打算自己用的,这不老婆怀孕了吗,没时间跑订单啊。”



    说完,穆东暗自祈祷:馨儿别归罪啊,老爸这是给你挣家业呢。



    贾老板摆了摆手,让其他的人先出去。屋里就剩俩人,贾老板拖了一下椅子,坐到穆东跟前,习惯性的去掏烟。



    穆东赶紧拦着:“贾老板,这里真的不敢吸烟,都是易燃物,您多担待。”



    贾老板一下子很尴尬,赶紧收起烟,赔笑道:“不好意思,习惯了,抱歉抱歉。”



    心里暗自懊恼,节奏全部被打乱了,气势全无啊!



    没办法,现在是卖方市场。贾老板又往前凑了凑,一张胖脸伸到穆东眼前。“兄弟,我知道柳条价格还在涨,老哥这也是没办法,这不需要你拉一把吗?这样,给老哥个面子,70万斤,价格你随便开,怎么样?”



    这是准备赖上穆东了。



    穆东那里会上当,我才不开价呢,要开你自己开。



    于是穆东就直挠头,不说话。



    贾老板等了一会,没见回应,咬咬牙说道:“白条5块,蒸条10块,怎么样?兄弟?”



    穆东还是不说话,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贾老板又等了一会,还是没反应啊,只要继续咬牙:“白条5块5,蒸条10块5。”



    说完,把身子往后一仰,椅子往后一退,瘫在椅子上,好像浑身的力气被抽光了。



    其实贾老板是装的,人在江湖漂,全靠演技高啊。



    穆东觉得,差不多了,70万斤,每斤加5毛,就是35万,这钱来得,太刺激了啊。



    于是穆老板又挠了挠头,开口道:“贾大哥,我看你也是个实在人,我就听你的,咱俩交个朋友。其实我觉得,以后蒸条能到十二三,白条能到七八块。不说了,不说了,就这样,按你说的,白条5块5,蒸条10块5。不过,贾大哥,我可是只收现款。我现在这个公司,还欠着一屁股债呢。”



    贾富贵心说,你小子这回发财了,什么债都不是事了。



    嘴上赶紧说道:“放心放心,我马上就安排转账,你给我个账号。”



    贾富贵一刻也不愿意等了,马上联系了几辆大车,同时从自己公司调来一批工人,准备装车。



    镇上有地磅,信誉很好,穆东让穆大国去镇上看着,几辆空货车称了重量,来到小学校等着。



    半小时后,穆东的个人账号进入了635万元的款项。穆老板大手一挥,开始装车,几十个工人开始忙碌起来。



    先装的是操场的柳条垛子,这些垛子在堆放时,每堆多少斤都有账目,所以装车的时候,车上的重量倒是可以估算出来。



    一直忙到晚上,贾富贵才运走大约一半。穆东的意思是明天继续装车,结果贾老板不干,一定要连夜运完。



    笑话,现在柳条一天一个价,万一明天早上你后悔了呢。



    穆东无奈,只好让大家继续奋战。



    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70万斤柳条才全部运走,最后一车多了大约五百多斤白条,穆老板豪气的一挥手,算了,赠送了!



    贾富贵嘴角直抽抽,这才几个钱啊。



    穆东安排锁好大门,夜班人员继续值班,自己去办公室美美的睡了一觉,梦里都在数钱。



    接下来的两天,每天都有柳编厂的老板或者采购人员上门买柳条。数量最少的10万斤,最多的50万斤。



    穆老板有一个奇怪的算法,你买的越多,价格就越贵,因为你影响了我后期的收益。



    大家也都认。没办法,几乎没有这样能大宗出售的,去集市上几百斤几千斤的买,光是人力成本也高出很多。



    到了6月12日的下午,除了留出来的20万斤蒸条和80万斤白条,穆老板宣布,不卖了,已经卖完了。



    苏大爷的一屋子蒸柳也全部卖给了一个工厂老板,苏大爷当初投入20万元,收购了8万多斤蒸柳,现在销售了87万元,纯利润67万元。



    拿着自己那张银行卡,苏大爷感慨万分,他没从来没想过,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竟然是在花甲之年获得。



    苏大爷看着在院子里忙碌的穆东,心想,这个小子财气真旺,连我都沾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有人知道楼里还有一些库存,就问道:“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自己用啊,我们也要接订单啊!”这个理由非常充分,问话的人无言以对了。



    6月13日,穆老板安排穆大国开车带着苏大爷,去给名单上的老艺人,每人送了一张认购卡。



    上面印着,“凭此卡优惠认购白条400斤,蒸条100斤。白条价格为3元,蒸条价格为5元。地址,谭庄镇旧小学院内。”还加盖了“大东工艺品公司”的红章。



    同时,穆东让苏大爷在发放卡片的时候,宣传对柳条绝产农户的资助事宜。有县里的绝产补助单据,加上在大东公司销售柳条的单据,就能以白条3元蒸条5元的价格,采购400斤白条和100斤蒸条。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和领到卡片的人,第一感觉是不信。这个什么大东公司的老板疯掉了吗?要知道,现在集市上的价格,白条是6块,蒸条已经11块了。如果真的能从大东公司买到这些柳条,转手去集市卖掉,纯利润就有1800块钱。



    但是有些人信,哪些人呢?就是和苏大爷熟悉的那些人。



    有些是苏大爷年轻时的同行,有些是后来一起贩卖柳条的朋友,他们知道苏大爷这人可靠,又听苏大爷耐心的解释了穆东这么做的初衷,大家就感觉心里热乎乎的,对穆东充满了感激。



    心里暖和,就想着报答一下穆老板,送点东西?送什么好呢?



    6月14日,一些人来小学校认购优惠的柳条。很多老艺人,都是带着礼物来的。



    有些编织老物件的艺人,带来的是笸箩,垸子等物品;有些带的是各种精美的柳编花瓶;有的带的是各种整理筐,洗衣篓……



    林林总总,琳琅满目。



    有人就说:穆老板,你这也是工艺品公司,这些东西,可以搞个样品陈列室啊!



    穆东哭笑不得,这个公司就是一个样子货,没打算做什么订单啊,弄样品室干嘛。



    不过没办法,这都是一片心意,得收下。收下也不能胡乱搞堆放,那就搞个样品室吧,左右不过花钱买几组货架。



    正好,一楼的房间都清空了,穆东就让大国开车去县城,买几组货架回来,就在宿舍隔壁原来苏大爷放柳条的那个房间,整理出一个样品室。



    看见穆东收下,老艺人都很高兴,对穆东道:“穆老板,你以后需要什么样品,就找我们,我们免费给您做。有订单的话,我们也帮你做,手工费优惠。”



    穆东连忙拱手:“谢谢大家了,谢谢了!”



    很快上午的第一批大约20个人,购买了优惠的柳条离开。



    下午,消息一散开,大家发现,原来确实是真的啊!于是,人群汹涌而来。



    一下午的时间,100个老艺人的优惠供应就全部完成了。绝产农户也有200多户买走了柳条。



    于是消息,在更大的范围内扩散开了。



    接下来的三天,每天都有大量的绝产农户,带着两张单据,来购买柳条,很多人都带着礼物。有些自己不做加工的,还带了土特产。结果几天下来,光是五斤装十斤装的花生油,穆东就收了好几百斤。



    也有来浑水摸鱼的,没等穆东出面处理,先被愤怒的绝产农户自行处理了,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假冒伪劣人员。



    到了6月17日上午,来的人就很少了,只来了十几个农户,到了下午,就一个都没有了。



    穆东统计了一下,一共有992户申购了优惠柳条,比穆东当初估计的还少了一些。



    这样预留的柳条还有剩余,白条还有36万斤,蒸条还有大约9万斤。这些柳条还是尽快卖掉吧。



    穆东想了想,拨通了贾富贵的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重生之大梦七年
EMBA,在职研究生,在职博士,在职博士招生,在职硕士,